首頁 >> 社科關注
“實踐”為“時代”奠基 ——重讀《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
2019年08月16日 08:34 來源:《同濟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年第6期 作者:張文喜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馬克思廣為人知的《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講述的是一種關于共產主義社會的尋求。不論怎樣將其加以闡述,它研究的總的主題不是一種被人道主義的目光所及的人的新觀念或抽象時代,而是被置放在生產關系和經濟中的人的對象性活動和趨于實踐的革命的“新時代”。在《手稿》中,實踐的主題盡管沒有被醒目地明示出來,但至少被奠基了。資本主義異化勞動即統治—壓迫的模式也恰恰以不引人注意的方式“實踐”出符合資本主義所要求、所決定的社會及時代處境。

  關鍵詞:《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時代/實踐/人道主義

  作者簡介:張文喜,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特聘教授,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北京 100872

  基金項目:國家重大社科基金項目“基于{A1AD401.jpg}馬克思早期文本《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研究”(項目編號:115ZDB001)。

 

  馬克思曾說:“黑格爾的《現象學》”即“黑格爾哲學的真正誕生地和秘密”。①在此,我們是否可以說,《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以下簡稱《手稿》)命名了馬克思哲學,即馬克思哲學是對人的現實的認識,是對一種生存方式的種種根據和無根狀態的把握。馬克思自己把他的《手稿》視為“整理自己對哲學和經濟的最初看法”的著作,一部對他“有著極大的個人用途”的著作,甚至“此后一直被馬克思帶在身邊”的著作,②也是在更廣泛的意義上將“黑格爾的辯證法和整個哲學”剖析得最有“必要性”和“徹底性”③的著作。在這一確認下,解開馬克思哲學秘密的前提,是從黑格爾醉醺醺的思辨的密儀中醒來,意味著抵達批判非本真性的掩蓋,但不是以一種用一個秘密替換另一個秘密的方式。

  一、尚未被國內注意的恩格斯對《手稿》的肯定

  今天沒有人會懷疑《手稿》至關重要的地位。然而問題是,好像人們歷來已經從馬克思主義的傳統中知道與此相反的觀點,就是說,馬克思早期的作品不值得閱讀。此觀點意味著:要么不應當把思想充分或成熟的屬性歸于青年馬克思,要么不能把思想整體的屬性歸于這同一個馬克思。但這就包含了一點,即我們得澄清,《手稿》一般而言說了些什么。從哲學史看,出于某種理由,仿佛其名字無法出現一般,馬克思的名字僅僅被提示,而在相同語境和相同的論述方向上,其他人的名字則被明確提到了,如海德格爾。一種當代“唯一不可超越的哲學”(薩特語)提出了關于人類新價值的看法,卻沒有被人信任。我們的意思是說,《手稿》就在這里存在,但長期以來沒有被人注意。而它所說的,可不像那些大部頭著作一樣,而是以摘抄、評注和研究的形式反映出來的!而這種形式向我們呈現的并不是哲學的整體或體系,而是這種或那種學術觀點,或是這個或那個問題。《手稿》閱讀之歷史古老而成謎,但又總是在翻新。

  我們這里只能簡單一提:在馬克思主義哲學解釋史中,關于在“我們”頭腦中出現的一切懷疑,第一個懷疑就是:在“我們”閱讀中是否存在著“我們”所認識和“我們”所不認識的馬克思。當日常沉默的公眾幾乎“言必稱馬克思”地提到《手稿》的時候,對于“這個活著的馬克思在墓穴中察看”一語的暗示,他的名字便只是在多種事物但也絕非可見之幽靈般的事物上回響了。不過,平時說話,掛羊頭賣狗肉,并不奇怪。首先,說什么是“死的馬克思”,什么是“活的馬克思”,這也不意味著真理得到了描述。這是一個重要的差別。此外,誰會告訴我們,那是不是馬克思?有時,“我們”沒有意識到“這個馬克思”,但“我們”卻清楚地知道他的存在。有時,“我們”沒有能力理解這個馬克思,卻唯有以強制的方式才能闡釋或理解這個馬克思。在那里,對于日常沉默的公眾來說,即便馬克思還“活著”,“這位歷史的馬克思就已經隱身了,變成了以他命名的這場運動的神話式祖先。這種變身是如此徹底,以至于誰是‘真’馬克思的問題轉變成了他究竟是伯恩斯坦和考茨基的馬克思、還是盧森堡和列寧的馬克思的問題”。④

  因此,馬克思哲學應該認知的事物,指的就是也包括他者才能看到的秘密存在。接踵而至的第二個懷疑是:是否存在著某個馬克思,他就是“真”馬克思。是否“我們”必須在馬克思的“各個變身”和這個“真”馬克思之間進行勘界。在這里,“我們”說這種勘界在邏輯上是正確的。或者說,邏輯不能容忍“真”馬克思被“假”馬克思所冒充和替代。而從研究史的邏輯呈現來看,被稱作“卡爾·馬克思問題”的,恰恰就是“馬克思何時成為馬克思”的問題。換言之,在“我們”看來,存在著認識馬克思的“變身”的必要和可能。總之,“我們”得有個信念,邏輯上不能懷疑它對“本質的真”馬克思有做出某種斷言的能力。

  另一方面,從語言角度看,一般說來,非矛盾的原則,亦即同一性原則的基礎,同語言和知解力的假定力量有關。⑤當我們要把青年馬克思的這本著作(確切說是“手稿”)作為經典著作選讀時,我們到底有沒有能力閱讀?我們到底有沒有讓“真”馬克思向我們述說的力量和準備?換句話說,我們是否可能在馬克思有所述說的那個方向進行傾聽?雖然這些決斷仍舊是歷史性的決斷,但我們仍然深刻地意識到誰都不可能完全應對《手稿》中述說的東西,而喚起這種懷疑的可能性足以引致對真實(知解力或者表達純粹情形如“天在下雨”)的語言和被說服(知心話、許諾、祈禱、雄辯等等,總而言之,只是為了打動某人才言談)的語言之間的區別是可確定的這一觀點的懷疑。

  首先,我們都知道,絕不能把一種漢語言的思維方式強行套在另一種西方語言上。此外,在馬克思身前和身后,《手稿》很長一段時間原本默默無聞,這是眾所周知的,但至今我們對它尚未“閱讀完”。究其原因可以從兩個方面來理解:其一,馬克思曾在三個不同的國家——德國、法國、比利時——生活,他因為被各國政府驅逐被迫在1849年8月到英格蘭定居。顛沛流離的生活使馬克思無法收藏自己的早期作品,這個外在的事實不可避免地導致解釋者在一定程度上對青年馬克思的作品缺少興趣。發掘馬克思早期作品的工作盡管起始于1902年梅林出版的《馬克思文學遺產》,但是直到1927年《手稿》才收集在大衛·梁贊諾夫主持編寫的《馬克思恩格斯全集》里。在那里,可以說,我們對編纂一無所見也沒有主導權。其二,人們一般認為,青年馬克思的早期作品被馬克思的同道恩格斯所忽視甚至蓄意地反對。但平心而論,我們卻不能說,恩格斯總是已經知道忽視《手稿》會給馬克思主義哲學解釋史帶來怎樣的嚴重后果,也不能說,恩格斯不知道它。我們所能說的是,恩格斯能夠意識到《手稿》的思想基礎依舊是不穩定的,意識到引致后來“蘇聯馬克思主義”那樣逃脫我們控制的謬誤的可能性。因為此前馬克思所思考、所擁有的“黑格爾式的語言”⑥風格不僅僅受到恩格斯公然地懷疑和動搖,而且恩格斯似乎比這一點更進一步:在這里,我們不會忘記恩格斯致威士涅威茨基的信中所說的話。他在1886年認為,馬克思早期“黑格爾式的語言”的作品“不僅無法翻譯,而且甚至在德文中也已失去了它大部分的意義”。⑦這無疑是恩格斯在當時給出的一個表述。然而,正因為它只不過是一種表述,它只是建立了對我們而言略微可靠的、據以提出問題的參照點。這意味著,正如恩格斯自己后來告訴我們的,它只能夠通過與“實踐”,也就是說與我們已經開始的“整理馬克思的遺稿”的工作,與馬克思作品的實際力量進行對照才可靠。

  問題還在于,如果說馬克思自己把《手稿》放在一邊而不愿意公之于眾,那么我們把《手稿》作為經典著作交給讀者就可以高枕無憂嗎?或者說,按照馬克思著作的標準,馬克思對于《手稿》的擱置是否意味著對它的一種否定?我們看到,馬克思的全部著作一部分是政論文章,一部分是文學(詩和小說),一部分是經濟學和哲學文章,如此等等。這個明顯的混雜性不可避免地導致解釋者分道揚鑣,從而暴露出政治學家、歷史學家、經濟學家和哲學家之間對它的解讀的潛在不相容性。這種特殊性常常妨礙人們對馬克思思想的經濟學方面和哲學方面的關系做出正確的關聯和理解。比如說,阿爾都塞似乎毫不懷疑地肯定了這點:他否定了《手稿》與《資本論》的一致性,認為馬克思的科學成就不像是在早期作品例如《手稿》里確立的,而是在“棄暗投明”⑧后的《資本論》基礎上確立的。對于阿爾都塞這樣一個看法,我們毫不猶豫地給出否定。之所以如此,除了阿爾都塞對馬克思思想的整體結構具有某種偏狹的看法⑨之外,還在于《手稿》一度得到過恩格斯事實上的肯定,這一點卻被嚴重地忽視了。

  1844年,恩格斯致馬克思的信中說:“現在你要設法趕快把你所收集的材料公之于世。早就是這樣做的時候了。”⑩沒過三個月,恩格斯再次敦促馬克思:“你還是先把你的國民經濟學著作寫完,即使你自己覺得還有許多不滿意的地方,那也沒有關系,人們已經成熟了,我們必須趁熱打鐵……因此,你一定要在4月以前寫完你的書,像我那樣,給自己規定一個時限,到時候你一定要把它完成,并設法盡快付印。如果你那里不能印,那就把它拿到曼海姆、達姆施塔特或其他地方去印。但是必須盡快出版。”(11)在這些殷切的話語中,我們被告知,在1886年寫的信和1844年寫的信中,恩格斯對《手稿》的態度是矛盾的。這表明了他對《手稿》所持主張的復雜性。例如,這種矛盾態度表現在他對《手稿》中所謂“黑格爾式的語言”風格的貶黜,如同上面的引文所示,或表現在他先前肯定《手稿》的“教益”中。不過,無論如何,對于我們來說,即使《手稿》沒有形成著作出版,但它因回答了時代問題和對歷史洪流的卷入(12),使作品獲得了自我實現。因此,在有關恩格斯對馬克思早期和晚期著作關系思考的歷史分析中,似乎最應當承認的事情是,《手稿》無疑是在哲學史上留下痕跡的著作,這一點即使恩格斯也是承認的。

作者簡介

姓名:張文喜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时时彩开奖在哪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