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科關注
文學倫理學批評:人性概念的闡釋與考辨
2019年06月17日 07:58 來源:《外國文學研究》2015年第6期 作者:聶珍釗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人的形式是人的定義的前提。在人、天性及人性的關系中,人是天性及人性的載體,天性是人的肉體部分的屬性,是人的生理學特征,而人性是人的靈魂部分的屬性,是人的倫理學特征和道德屬性。天性(human naturality)是人的自然性或自然本性,它同人性(human nature)相對。天性是人與生俱來的自然特性。天性不是人所獨有的,而是人同其他動物都擁有的特征。人性是人的道德屬性,是一個倫理學概念。人性是人獨有的,其他動物不能同人共有人性。人性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獲得的。天性可以遺傳,但人性不能遺傳。人性在特定的倫理環境中形成,在道德教誨中完善。現在有關歷史上性善性惡的討論,在大多數情況下都存在對人性概念的誤讀。我們需要給人、本能、自然性、天性和人性等概念進行正確定義,這樣才能對它們有正確的理解,也才能真正理解什么是人性。

  關鍵詞:人性/ 人的自然性/ 倫理選擇/ 斯芬克斯因子/ 人性因子/ 獸性因子 

  作者簡介:聶珍釗,華中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 

    人性是一個倫理學術語,屬于道德的范疇。人性體現道德,由于不同時代、不同民族和不同地區的道德存在差異性,盡管人性也存在差異性,但人性的本質是一樣的。道德不同于科學,道德的前提也同樣不是科學,而是多數人或者社會的價值認同。人的行為和思想無論是否符合科學,只要多數人或者社會認同,就是道德的。因此,在不同的民族、地區、時代即不同的倫理環境和不同的倫理語境中,決定了道德價值有可能不同。例如某些民族的風俗及習慣可能并不符合另一些民族的道德,但是對于認同這些風俗和習慣的民族來說卻是道德的。再如某些民族過去某個時代的風俗及習慣在當時是符合道德的,但是已經不符合我們今天的道德了,但這并不改變我們對過去這些風俗習慣的道德評價。因此,無論過去的道德同今天的道德存在多大的差異,但它們的性質都是一樣的。

  在倫理學中,道德始終是同人性聯系在一起的,然而無論在中國或西方傳統上的倫理觀念中或者在現代學術觀念中,有關人性概念的理解一直仁者見仁,智者見智。長期以來,為什么學界在討論人性這個倫理學、哲學、文學、社會學等學科共有的核心問題時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其根本原因就在于給人性下定義的時候,沒有把人、人的天性、人的人性這幾個基本概念區別開來,而是把人、天性和人性混合在一起給人性下定義;也沒有把天性和人性所定義的對象區別開來,而是把不同的定義對象混同在一起給人性和天性下定義。在人、天性及人性的關系中,人是天性及人性的載體,天性是人的肉體部分的屬性,是人的生理學特征,而人性是人的靈魂部分的屬性,是人的倫理學特征和道德屬性。因此,人性同人及人的天性所定義的對象是不同的,因而它們也是性質不同的概念。

  一、關于人的觀點

  討論人性問題,首先就需要討論有關人的定義。人(man)是什么或者什么是人,都是有關人的定義問題。這似乎也是一個不言自明的問題,但實際上迄今為止并未真正解決。一般而論,往往把人定義為由類人猿進化而來的,能制造工具并使用工具進行勞動,以及能運用語言進行交際的動物。也有人把人定義為哺乳動物的一種,是具有道德屬性、能夠使用語言、具有復雜的社會組織與科技發展的生物,尤其是能夠建立團體與機構來達到互相支持與協助的目的。人類同其他動物相比,大腦高度發達,具有自我意識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能夠通過語言進行交流。人類同動物相比能夠直立行走,有靈巧的雙手使用工具,能夠通過自己的智慧發展出強大的勞動能力和創造性。這是關于人的普通觀點。

  1、馬克思關于人的定義

  就人的定義而言,馬克思的觀點在目前最具代表性。馬克思從三個方面給人的本質下定義一是勞動或實踐是人的本質;二是人的本質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三是人的需要即人的本質。根據馬克思有關“勞動創造了人”的論述,可以看出他關于人的定義的觀點是以勞動為核心的觀點。

  馬克思說:“有意識的生命活動把人同動物生命活動直接區別開來。正是由于這一點,人才是類存在物”(《馬克思恩格斯選集》1:56)。有意識的生命活動就是指勞動。馬克思又說:“通過實踐創造對象世界,改造無機界,人證明了自己是有意識的類存物”(《馬克思恩格斯選集》1:56)。馬克思把勞動對于人的價值看得特別重要。他還在注釋中解釋說:“這些個人把自己和動物區別開來的第一個歷史行動不在于他們有思想,而在于他們開始自己的生活資料”(《馬克思恩格斯選集》1:146)。由此可見,馬克思把勞動或生產實踐看作人的一般本質,人與動物的根本區別就在于人通過勞動創造生活資料。

  恩格斯也說:“動物僅僅利用外部自然界,單純地以自己的存在來使自然界改變;而人則通過他所做出的改變來使自然界為自己的目的服務,來支配自然界。這便是人同其他動物的最后的本質區別,而造成這一區別的還是勞動”(《馬克思恩格斯選集》3:997)。恩格斯的論述表明,勞動是人區別于其他動物的本質。馬克思在勞動的基礎上,又在《關于費爾巴哈的提綱》中進一步擴展了對人的定義:“人的本質并不是單個人所固有抽象物。在其現實性上,它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馬克思恩格斯選集》1:135)。按照馬恩的觀點,簡而言之,人就是勞動創造的,人是一切社會關系的總和,以及人能夠通過勞動滿足自己的需要。

  2、目前有關人的多種解釋

  關于人的定義,實際上一直隨著人對自身認識的加深而不斷變化。時代不同,對人的認識則不同。在中國,古人早已開始有關人的探討。先哲們指出:“惟天地萬物父母,惟人萬物之靈。”①這種類似的表達也出現在英國戲劇家莎士比亞的悲劇中,那就是哈姆雷特所說的“人是萬物之靈長”(莎士比亞127)。在這種理解中,人被看成是所有生物中最有靈性的動物,因此也成為后來人類中心主義的思想基礎。

  但是,對人的解釋一直是多種多樣的。在古希臘,唯物主義哲學家一般把人、自然和社會看成一個統一的實體,認為人身上包含了宇宙的全部要素,人是宇宙的一部分。例如德謨克利特認為,肉體是由靈魂所推動的,靈魂是由原子組成的,生命是從原始的泥土里發展出來的,因此人含有各種各樣的原子,是宇宙的縮影。亞里士多德從倫理學的立場解釋人。他說:“于人而言,我們大家所最熟悉的,恰正是他的動物性”(《動物志》33)。在亞里士多德看來,人能夠超越一切其他動物,首先就在于他的身體結構的特殊性,在于他在形式上同其他動物不同。以頭為例,“一切動物的頭,對于它們的軀體而言,也可說是在上的;但惟有一長成了的人挺立在這物質宇宙之間,才確乎可說是頭在上面”(《動物志》43)。他還說:“人是天生的政治動物”(《政治學》4)。在西方宗教中,基督教把人看成上帝的創造物,人是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用泥土創造的。這些解釋從不同的立場去認識人,理解人,力圖對人下定義。

  直到19世紀,英國博物學家達爾文才用進化的理論科學地解釋了人類的起源,認為人是從古猿進化而來。馬克思在達爾文的解釋的基礎上又具體通過勞動解釋了人,認為勞動創造了人,勞動是人的典型特征。到目前為止,在人的來源上,大家基本上都認同達爾文的觀點,即人猿同祖,人是通過進化而來,是自然選擇的結果。

  同其他有關人的定義相比,達爾文主要解決了人從哪兒來的問題。馬克思在達爾文的基礎上通過勞動解釋人的進化,從而把達爾文的進化理論向前大大地推動了一步。馬克思通過勞動解釋人的觀點在中國被廣泛接受,但仍然沒有完美地解答人是什么的問題,也不能把人同其他動物完全區別開來。例如,科學家已經發現,除了人而外,自然界中還存在其他動物能夠進行自主勞動。就勞動的方式和目的而言,動物捕獵同早期人類的狩獵并無本質的不同。因此,勞動并不是人類所獨有的生存活動。就社會關系而言,許多動物如蜜蜂、貓鼬、獅子等也同人類一樣,有著復雜的社會關系和分工。至于通過勞動滿足生活需要,動物在這一點上更是與人類沒有什么兩樣。

  3、人的形式是人的定義的前提

  關于人的定義,盡管古往今來的中外哲學家、倫理學家和思想家們做出了種種努力,也取得了重要進展,但是他們在給人下定義的時候,卻往往忽視了人的形式這個基本前提。人能夠制造和使用工具,能運用語言進行交際等,只是就人的能力和屬性進行的解釋。而且就所謂的人的這些特點而言,科學家們已經在除人之外的動物中發現不少能夠制造和使用工具以及表現出道德特點的實例。不少科學家在他們的論著中一再指出,道德并不是人所獨有的。而且,人在嬰兒階段既沒有制造和使用工作的能力,也沒有通過語言進行交流的能力,更不能表現出道德的特點,但是在人的定義中,是不能把嬰兒排除在外的。

  人的定義準確與否,關鍵在于這個定義能否真正把人同其他動物區別開來。我們不禁要問,首先是什么特點把人同其他動物區別開來的?其實是人的形式,是人所特有的、獨一無二的形式把人同其他動物區別開來的。達爾文和馬克思在他們的著作中已經反復論述了人的形式上的這個最基本特征,如五官分布、直立行走等這些從形式上把人同其他動物區分開的特征。

  按照達爾文的理論,人的形式是在漫長的進化過程中自然選擇的結果。就人而言,動物界進化和自然選擇給人類帶來的最大成果,就是人獲得了不同于其他動物的形式,這使得人首先很容易從形式上把自己同其他動物區別開來。形式上的區別不僅對于人重要,對于所有其他物種也同樣重要。無論是動物還是植物,它們的不同首先是形式上的不同,我們區別它們也是首先從形式上區別它們。即使人類之間的區分,如亞洲人種(黃種人)、高加索人種(白種人)、非洲人種(黑種人)、大洋洲人種(棕種人)這四種人種的區分分類,也是根據人種的外部形式劃分的,而不是就他們的屬性劃分的,因為就這些不同人種的屬性而言,實際上沒有本質上的不同。在古希臘、埃及、中國等國家的一些古代文學作品中,對不同“種族”的區分也是以人的不同外觀為根據的,如荷馬史詩、古埃及的《地獄之書》、古希伯來的《圣經》、中國的《山海經》等。

  這充分說明就人的定義而言,無論是嬰兒還是成人,亞洲人還是歐洲人,中國人還是美國人,人的形式是對人下定義的先決條件。離開了對人的形式特點的描述,我們根本無法把人同其他動物分別開來。最為重要的是,人的形式是人獲得人性的前提。因此在文學作品的描述里,我們看到的大多數從動物、植物形態變化而來的妖魔鬼怪,它們的出現都有一個重要的特征,就是首先要獲得人形,即人的形式,然后才能通過進一步修煉,爭取最終變為人。至于最后是否成人還是成妖,那是最后修煉的結果。在修煉中,人性因子越來越多,野獸獲得人形之后就會因為獲得人性而最終變為人,如中國文學中的白素貞以及西方文學中的美人魚等形象。如果獸性因子越來越多,盡管獲得了人的形式,也會最終因為獸性而無法真正變成人。

  人的形式的區別只是人的外部特征即外觀的區別,而不是人的本質屬性的區別,因此關于人的定義除了人的形式上的區分而外,還需要對人的屬性進行描述,也就是對人的屬性進行定義。如果人沒有自己的屬性,人仍然只是動物中的一類,同其他動物的區別只是形式上的區別而已,如雞不同于免,狗不同于馬,豬不同于羊,仍然不能從本質上把人自己同其他動物區分開來。

  確定了人的形式之后,才能討論人性。一個人具有了人的形式,還不能稱之為人,例如雕塑、繪畫、科學時代的機器人等,雖然也具有人的形式,卻沒有人的本質,因此雕塑、繪畫和機器人還不能歸入人類。只有具有人的形式而且也具有人的屬性的人,才是真正的人。因此,人的形式是人的外部特征,是人存在的前提條件,人的屬性即人性是人的內部特征,是決定人之所以為人的本質特征,它是人的倫理屬性。

  4、人是一種斯芬克斯因子的存在

  人是一種斯芬克斯因子的存在,這是自然選擇的結果。經過進化,人完成了從猿到人的自然選擇過程,并在倫理選擇中逐漸獲得了人性②。人通過自然選擇獲得人的形式,爾后又通過倫理選擇獲得了人性,但是人仍然還保留著其他獸類的特征。因此,最初出現的人的形象是人同獸結合在一起的形象。這種人實際上就是人面獸。西方傳說中的人頭馬、人面獅身獸,中國傳說中的人首蛇身的伏羲、女媧和共工,實際上都是對人身上還保留有動物性一面的象征性表達。《山海經》里記載說:“軒轅之國,人面蛇身。”③統一華夏教化萬民的黃帝就出于人面蛇身的軒轅之國。這說明從傳說和文獻兩個方面,都證明了人類在起源上是人獸同祖的。

  在古代傳說中,希臘神話中人面獅身的斯芬克斯對于人的定義很有意義。斯芬克斯是一個長著女人頭、雌獅軀體、鷹的翅膀和蛇形尾巴的怪獸。它守候在通往忒拜城的十字路口,向進城的人出一個謎語:“什么東西早晨用四條腿走路,中午用兩條腿走路,晚上用三條腿走路?”許多人猜不出謎底,被斯芬克斯殺死。但是,為了躲避殺父娶母預言而從科林斯來到忒拜的俄狄浦斯,不僅猜中了斯芬克斯的謎語,而且還對謎底“人”做了解釋:人在嬰兒時期用手腳爬行,所以用四條腿走路。成年后直立行走,所以用兩條腿走路。老年后需要借助拐杖,所以用三條腿走路。“斯芬克斯之謎”常被用來比喻復雜、神秘、難以理解的問題,但是其中卻蘊藏著更深刻的含義,即對人的定義的追問。俄狄浦斯說出的謎底實際上是給人下的定義,即人是人獸一體的,是由代表人的頭和代表獸的身體組合而成的。

  人面獅身的斯芬克斯形象從兩個方面闡釋了人的基本特點:一是通過人頭強調人在形式上最重要的特征,而人的人頭實際上是人類經過長期進化而出現的理性,它是決定人之所以為人的決定性因素。二是通過獅身強調人身上的存在的動物性特征,象征性地說明人是從獸進化而來的,人的身上還同時保留著獸的動物性本能。即使人類文明經過倫理選擇發展到了今天,人身上仍然還帶有斯芬克斯的殘留,從根本上保留著斯芬克斯特點,即動物性本能的特征。我們可以把這個特點稱為斯芬克斯因子。

  斯芬克斯因子對我們現實社會中人的基本特點做出了說明,即現實中的人在客觀上無法割裂同其他動物的聯系,也同樣具有同其他動物類似的特點。正是人身上具有的這個特點,我們可以把人稱為斯芬克斯因子或斯芬克斯因子的存在,用斯芬克斯因子來解釋現實中的人,解釋人身上共存的不可分割的道德性和動物性特征。在文學作品中,例如王爾德的《道林·格雷的畫像》、伊塔洛·卡爾維諾的《分成兩半的子爵》等,就是對人身上這兩種特性同時共存的文學性描寫。

  人身上理性和獸性并存的特點是由斯芬克斯因子決定的。斯芬克斯因子由人性因子和獸性因子兩部分構成,因此它也是人性因子和獸性因子的總稱。斯芬克斯因子中的人性因子是高級因子和主導因子,獸性因子是低級因子和從屬因子,因此前者能夠控制和約束后者,從而使人成為倫理的人(《文學倫理學批評導論》275-277)。

  獸性因子(animal factor)即人的動物性本能,與人性因子相對。獸性因子體現人的動物性本能,是人在進化過程中的動物性殘留。獸性因子屬于人身上非人的一部分,不僅說明人是從獸進化而來,而且說明人即使脫離野蠻狀態之后變成了文明人,身上也還保留有動物的特性。獸性因子的表現形式是自然意志或自由意志。自然意志是動物性本能的表現形式,由于自然意志是自發產生的,因此自然意志也是一種自由意志。自然意志產生于人的天性。用亞里士多德的話說:“凡符合天賦本性的事物,動物便引以為快,這就是各種動物在宇宙間樂生遂性的共同歸趨”(《動物志》240)。人的自然意志或自由意志受到理性意志的制約,使其轉變成為理性意志。人同獸的區別,就在于人具有通過理性分辨善惡的能力,能夠通過人性因子控制人身上的動物性本能,從而使人成為有理性的人。同獸相比人有倫理意識,只有當人的倫理意識出現之后,人才能通過理性意志控制自然意志或自由意志。

  斯芬克斯因子從人同獸的結合點上說明人同獸之間只是一步之遙或一墻之隔。在《俄狄浦斯王》這部常常被人們解讀為表現古希臘人命運主題的悲劇中,我們透過命運的面紗看到人類在做人還是做獸之間進行選擇的艱難過程。這部悲劇借助斯芬克斯以及它的謎語提出的問題是,人同獸的區別究竟在哪里?俄狄浦斯通過自己的理性解答了斯芬克斯之謎,回答了如何在人獸之間做出正確選擇的問題,這就是理性選擇的價值。在文學作品中,由于每一個人都是善惡并存的生物體,因此人實際上就是一個斯芬克斯因子的存在。文學作品的價值就在于通過人性因子同獸性因子的不同組合與變化揭示人的倫理選擇過程。人性因子的表現形式是理性意志,獸性因子的表現形式是自然意志或自由意志或非理性意志。在文學作品中,斯芬克斯因子的不同組合導致文學作品中人物的行為和性格復雜化。斯芬克斯因子的不同變化導致不同的倫理沖突,體現出不同的道德教誨價值。

作者簡介

姓名:聶珍釗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龍)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时时彩开奖在哪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