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學
曾東霞 董海軍:個案研究的代表性類型評析
2019年06月14日 11:24 來源:《公共行政評論》(廣州)2018年第5期 作者:曾東霞 董海軍 字號
關鍵詞:個案研究;代表性;類型評析;研究方法

內容摘要:

關鍵詞:個案研究;代表性;類型評析;研究方法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個案研究是一種重要的常用的研究方法,關于其代表性的研究討論形成了無涉論、分類論和超越論三種主要觀點。在明晰代表性具有樣本代表性與一般化代表性兩種意蘊的基礎上指出,個案研究代表性討論在一般化問題上才具有意義。代表性無涉論無法逃避一般化的訴求,分類論面臨邏輯風險與小概率反證困境,超越論的理論衍射論追求過頂之力而情境超越論與一般化背向而行,因此既有討論未能有效回應個案研究的代表性問題。應對個案研究代表性問題的挑戰,需走出單次研究的定勢思維,悅納個案研究的維納斯之缺陷,通過后續研究走出個案研究一般化代表性困境。 

  關 鍵 詞:個案研究;代表性;類型評析;研究方法

  標題注釋:國家社科規劃基金項目(13CSH042),國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標項目(15ZDA044),湖南省婦聯重大課題項目(18ZDA01)。

  作者簡介:曾東霞,湖南科技大學法學與公共管理學院,講師;董海軍(通訊作者),中南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湖南省婦女兒童健康與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

  個案研究進入社會科學研究方法體系已有近200年的歷史,①國內外學者從各個方面概括了個案研究的特點,強調研究對象的獨特性、研究內容的深入性、方法的綜合性以及在自然情境中進行,出現了很多個案研究的專著(Yin,2014;陳向明,2000),個案研究也是一些研究方法教材與專著(Bhattacherjee,2012;風笑天,2014)中重點討論關注的內容之一。其中,個案研究的信度和效度問題即代表性問題以及相關的一般化問題,是研究者們討論的焦點問題之一。

  一、觀點梳理

  一方面人們常在經意或不經意間流露出對個案研究的不解與偏見,②另一方面則是個案研究者的辯解與維護(Flyvbjerg,2006;陳濤,2011)。個案研究者往往認為個案研究本身就可以用于檢驗理論假設,從而生產理論(Burawoy,2009)。人們希望突破個案研究中只見“樹葉”不見“森林”的限度,于是,對于提升個案研究的代表性問題就有了許多討論。10余年來在國內也出現了一波較有深度的討論。③個案研究甚至被看作振興中國研究的一種重要途徑(耿曙、陳瑋,2013)。經文獻梳理,目前個案研究代表性捍衛者主要有三種不同的觀點。

  (一)代表性無涉論

  第一種觀點是個案研究代表性無涉論,認為個案研究所從屬的人文主義方法論決定了其并沒有代表性的屬性,代表性與一般化問題對于個案研究是“欲加之罪”,不承認存在代表性和一般化問題。吳毅(2007)認為,希圖以個案研究來追求代表性和普遍性的努力都未有成功過的,而且好像也看不到成功的可能。把量化研究的代表性問題無條件地強加到個案研究身上是錯誤的導向。不能以量的標準來規范質的研究,不能以代表性和普遍性來問責個案,那樣會南轅北轍,不僅無助于推動個案研究的深入,反倒會損害實證研究已經取得而且還將繼續取得的成就。王寧(2002)也認為關于個案研究的代表性問題是“虛假問題”,把統計性的代表性問題作為排斥和反對個案研究方法的理由,是對個案研究方法的邏輯基礎的一種誤解。實地研究只收集少量單位各方面的信息,得出的結論也不需要具有普遍性意義。

  無涉論者認為,個案研究不應追求一般化即可外推性。這種研究沒有或者不應自稱代表任何意義上的典型(Leach,1983)。王銘銘(1997)在闡述小地方的研究與大社會的理解關系時指出,社區研究本來不是為了提出具有“代表性意義”的案例,而是為了通過個案的驗證(Case Test)對社會科學和社會流行觀念加以評論和反思。呂濤(2016)指出個案研究并非要走出個案,而應回到個案事實本身。與這種關注個案內部的檢驗或詮釋訴求不太相同,王寧則認為一個重要的解決辦法就是選擇具有典型性的個案。典型性不是個案“再現”總體的性質(代表性),而是個案集中體現了某一類別的現象的重要特征(王寧,2002)。因此,在個案研究中,典型性和代表性不可混為一談,個案所要求具備的,不是代表性,而是典型性。

  因此,從總體上看,代表性無涉論者排斥從樣本與總體關系上來認識個案的代表性,主張個案研究者專注于個案內部即可,不需要去關注一般化問題。他們較清醒地認識到個案研究的局限,個案的選擇不是概率抽樣,只能算是少數樣本的非概率抽樣,難以保證樣本的代表性,因而試圖把個案調查中得出的結果推廣到個案之外中去就不免以偏概全,產生無效推廣問題。

  (二)代表性分類論

  第二種觀點是個案研究代表性分類論,即認為應該從個案研究的多種類型出發來討論個案研究的代表性問題,不同類型的個案研究的代表性問題不同,應該分情況分析。王寧后來在羅伯特(Robert K.Yin)的影響下逐漸認識到,個案研究可以分成涉及代表性問題和不涉及代表性問題兩類。追求個案研究的總體代表性是“堂吉訶德式企圖”,個案研究不具備定量研究的樣本那種總體代表性。但是涉及代表性問題的個案研究,卻可以具備“類型代表性”(王寧,2007)。

  王寧對個案研究結論的推廣問題進行了討論,指出個案樣本具有代表性無涉、類型代表性與反證性個案三種樣本屬性,并且建議應該根據研究目標的不同來決定樣本屬性。依據個案樣本的不同屬性,個案研究就具有不同的外推邏輯。第一類即探索性、闡釋診斷性、以積累資料為目的的描述性個案研究對于個案沒有總體代表性的要求限制,即代表性無涉。第二類,個案樣本應該具有某一類型現象的共同本質、特征、屬性或變量,能夠成為某一類型現象的典型,即具有“類型代表性”,遵循“分析性擴大化”(Analytic Generalization)的規則,從個別中發現一般,外推所依據的是比較規則,當某個案研究的一般結論外推到同一類型的其他個案時,必須對該個案的情境與所要外推的其他個案的情境進行比較,以便確認推廣的可行性或可靠性。第三類為反證性個案研究。個案研究很難去證實某個普遍理論或命題,但卻可以反過來否證一個普遍命題,修正原有的理論(如補充新的變量)或者限定原有理論的普遍性范圍(如提出一個新的亞類型),或者推翻原有理論,提出一個更具有普遍解釋力的新理論作為替代。因此對話性個案研究與反證性個案研究具有堅實的邏輯基礎,不需要牽涉代表性問題。王寧(2008)同時指出:在定量研究中,從樣本所得結論的外推范圍是由研究者確定的;而在個案研究中,從個案樣本所得結論的外推范圍大多是由讀者確定的。

作者簡介

姓名:曾東霞 董海軍 工作單位:湖南科技大學法學與公共管理學院 中南大學公共管理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时时彩开奖在哪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