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學
邱澤奇:技術化社會治理的異步困境
2019年06月14日 11:17 來源:《社會發展研究》(京)2018年第4期 作者:邱澤奇 字號
關鍵詞:技術化社會;治理;異步困境

內容摘要:

關鍵詞:技術化社會;治理;異步困境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本文以技術作惡的特征性現象為討論起點,認為技術作惡有一個共同的社會特征:既有的社會規范無力約束新興的技術行為。文章回顧了社會學的技術研究知識脈絡,指出埃呂爾的技術化社會是理解治理困境的知識路徑,技術化社會3.0版的基本特征是技術從組織化應用邁向社會化應用,在推動經濟社會發展的同時推動了個體化發展,也推動了行動者不可識別、不在場的場景化行動空間的發展。個體化、場景化、不可識別、不在場的疊加,讓技術行為特征變得難以預見,進而讓現行的屬地治理邏輯失靈、規則失效,這構成了技術行動與社會規則之間的異步,也是技術化社會治理困境的根源。  

  關 鍵 詞:技術化社會;治理;異步困境

  標題注釋:本文系國家自然科學基金2018年應急管理課題“多主體參與、場景關注與鄉村智慧治理的研究”(主持人:邱澤奇,項目批準號:71841003)成果的一部分。

  作者簡介:邱澤奇,北京大學中國社會與發展研究中心。

  一、疑問:技術在失控么?

  鄧小平指出:“馬克思講過科學技術是生產力,這是非常正確的,現在看來,這樣說可能不夠,恐怕是第一生產力。”(鄧小平,1993:275)的確,技術創新與應用是促進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第一推動力。可進入21世紀以來,接連發生的“技術作惡”卻讓人反思:人類是否還有能力治理一個走向縱深的技術化社會?

  技術本無善惡,人們把技術用于不同的目的才產生了善惡。技術善惡的本質是人類行動的善惡。在技術發展的歷史進程中,不乏用技術作惡的例子。為了懲惡揚善,人類制定規則①來引導行動,發揮“第一生產力”的效率,用技術服務促進人類福祉。可近些年來,技術作惡的普遍性和系統性超過以往任何時代,個人、企業和政府都有用技術作惡的行動。其中,有三個特征性現象②值得回顧。

  第一,暗網(darknets)。信息技術進入大眾應用以來,人類生產的數據在以指數速度增長。國際數據公司(IDC)的數據表明,到2012年,人類印刷材料的數據量約為200PB,而根據美國軍方③的報告,2015年人類便生產了4.4ZB數據,是前者的2.2萬倍,且每兩年還會翻一倍④。這些數據涵蓋了人類健康、心理、行為等個體信息,社會的政治和經濟信息,以及自然環境、氣候變化等自然的數據。人類及其生活的自然與社會環境已經數據化。在數據即資源的時代,人們應該用數據服務社會,促進平等發展,讓更多的人共享數字紅利(digital dividend)。可事實上,這些數據只有不到10%被合法使用,90%甚至更多的沒有被使用或進入了不可知用途:暗網。暗網是艾爾斯沃滋(Jill Ellsworth)提出的概念。人們正常使用的網絡是公開的、可見的,可以稱之為明網。暗網指不可見網絡(invisible web),在不同的語境下有不同的術語,如深網(deep web)、隱網(hidden web)、黑網(black nets)等,都指使用常規搜索引擎無法搜索到的網絡。

  坦率地說,人們對暗網的了解僅限于可以搜索到的信息,非常有限;不過,有人相信暗網是互聯網藏在水下的90%或更多。有人甚至認為,明網與暗網的數據比為1∶500。人們更相信,暗網不受社會規則約束,是另類技術精英的天堂。暗網一方面利用數據作惡,另一方面也向警方和情報機構提供系統漏洞和黑客工具,為安全公司提供技術指引⑤。其實,人們很難給暗網一個直接的善惡判斷。對于這樣一個世界,有人為之稱道,認為暗網是真正的去中心化世界,是人類理想社會的未來。可問題是,當世界上99%或以上的人在接受現世規則約束,只有1%或更少的人可以進入不受約束的世界時,我們如何能確信他們不會對99%遵守或被強制遵守現世規則的人產生潛在威脅?何況在暗網中具有政治抱負、宣稱無政府主義、倡導網絡獨立主義等的另類技術精英比比皆是。

作者簡介

姓名:邱澤奇 工作單位:北京大學中國社會與發展研究中心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时时彩开奖在哪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