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團體
陽光照在查干湖上
2019年06月06日 09:29 來源:《求是》2019/11 作者:任林舉 字號

內容摘要:對于總書記的囑托,查干湖管委會黨工委書記孫志剛則有自己的想法,他是管理者,所以就要想一些大事情。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冬日,明鏡似的冰湖與藍天相映襯,反射出天的遼闊和深遠。

  陽光,從無云的天空灑下來,照在查干湖裸露的冰面上,也照在捕魚人的身上。人,在光里活動、行走。

  此刻,如果有一部照相機架在千米或萬米高空,鏡頭里的查干湖定是一片晶瑩剔透的蔚藍,如一顆成色十足的藍寶石,鑲嵌在金色的大地之上。

  溫暖的記憶 

  查干湖漁獵文化第20代傳承人張文走在冰封的查干湖上。他的一身裝束是標準的“魚把頭”——一件反毛朝外的雪白羊皮襖、一頂絨毛長長的貉殼帽、一雙及膝的棉靴子。這一身穿戴雖然看起來十分笨重,但走起路來卻依然健步如飛。在絞盤和出網的冰口之間跑上幾個往返,依然情緒高昂、氣力不減。

  他一邊指揮漁工們收綱、拖套、摘魚、碼網,一邊興致勃勃地講述習近平總書記來查干湖視察的情景。

  張文說,總書記來時,他正好就在今天撒網的這片水域進行“明水”捕魚。那天,他事先知道有大領導來視察,但他和他的同伴們絕對沒有想到,來的會是總書記。

  這些年,張文作為文化傳承人和冬捕的“大把頭”,每年都要在漁獵節上唱主角,主持祭湖儀式。

  總書記一見面就認出了張文,稱贊張文是經常上電視的“大明星”,并和他親切握手。張文說他當時激動得連嘴都張不開了,一時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只是望著總書記一個勁兒地傻笑。但總書記的問候、關心以及囑托,他卻記得清清楚楚。

  張文說,當總書記得知漁工們的日子過得很好時,笑得特別開心。他能夠感覺到那種笑是發自內心的高興。張文說:“最讓人感到溫暖的是,總書記坐船都走很遠了,還在一遍遍揮手,祝福我們‘年年有魚,年年有余’。”

  說到此處,張文側過頭來神秘地笑了一下:“你看,總書記的祝福當年就兌現了。今年查干湖冬捕收獲最大,比歷年都好。就在前天,我們打到了歷史上最大的一個“紅網”,一網打上來差不多60萬斤魚;昨天特意往魚少的地方挪了挪窩兒,還打上來40萬斤,庫里都堆滿了。個頭兒也比往年大了不少。往年上來的胖頭魚多數在15斤左右,今年卻多數是18斤左右。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今年的銷售,至少能比去年提高兩位數。”

  總書記那天說的幾句重要的話,張文都牢牢地記在心上。他總覺得總書記的話雖然不多,但意味深長,不論對查干湖的其他人還是自己都是很有用的。

  “要守護好查干湖這塊金字招牌。”

  “要讓生活年年有魚,年年有余。”

  “要為子孫后代留下金山銀山。”

  這些話,張文不但反復說給別人聽,自己也在不斷地玩味。越玩味越覺得不一般。既是眼前的大實話,又是能管一輩子或幾輩子的大道理。

  生于1963年的張文,從小在查干湖邊長大,父親是漁場成立之初的第一批漁工。當上了魚把頭之后,他隱隱地感覺到,從此,打漁再也不僅僅是一個人的事情。目前,張文已經過了退休年齡,兩個女兒均在外地發展,輪番勸他不要再不舍年月地繼續干他的老行當:“風里來、雨里去、冰上滾、雪上爬地干了大半輩子,也該歇一歇啦!”

  聽了總書記的話以后,張文對查干湖和他自己的事業又有了新的理解。先說這片水域,直到今天他才認識到有多么值得珍視。它不僅有豐富的物產,還是美好的生命家園,持續穩定地為眾多生靈提供安全感、幸福感和無盡的歡樂。再說傳統的漁獵文化,也并不僅是簡單的打漁方法,這里邊還有深奧的道理,要不斷地傳承、豐富和發展,這是一種責任和使命。張文說,為了查干湖的天長地久和美好明天,他也要像老把頭石寶柱那樣,不到走不動,不到生命的最后一息,絕不輕言放棄。

  說到此處,張文的眼睛突然發紅,閃出一絲淚光。幾天前,查干湖漁獵文化第19代傳人——老把頭石寶柱,走完了他85年與湖共守的歲月。就在去世的前一些天,老人家還支撐著病弱的身體接受媒體的采訪,為人們講述查干湖的歷史和故事,傳播北方獨特的漁獵文化。

  收過網,運完最后一車魚,已經日影西斜。轉眼季節已經延伸到了冬天的最深處,這里的人們仍然在以很高的熱情談論著秋天的話題,而湖上的這一輪落日,看起來也仍然和去秋一樣溫暖和美好。

  重獲新生 

  查干湖,蒙古語是白色圣潔的湖。查干湖是一個河成湖,位于霍林河末端與嫩江的交匯處。這里是內蒙古、黑龍江和吉林三省交界區,由于地勢平坦,造就了吉林省西北部地區“八百里瀚海”。

  1986年,查干湖被批準為省級自然保護區。2007年,查干湖又被國務院批準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歷史上的幾個朝代,都在這里留下了特有的文化痕跡,形成了獨有的漁獵文化。

  當時針旋轉至20世紀中期之后,查干湖因為失去了生命之源而逐年呈現出衰敗之相。由于霍林河上游先后建起了多座水庫,攔蓄河水,致使下游斷流。至20世紀70年代,查干湖面積已經萎縮至50平方公里,水中的PH值達到12.8,湖中已經難以找到可以生存的魚類。查干湖漁場的職工不得不離開母親湖轉而經營其他水域。無羈的風,把白色的沙塵吹向四面八方,湖區周圍4660多公頃耕地、3470多公頃草原遭受堿害;湖區周圍降雨明顯減少,八郎、穆家、蒙古屯各鄉成為前郭爾羅斯北部十年九旱的干旱區。

  1976年7月,白城地區召開了一個農田基本建設會議。會上,地委根據幾年來的調研,做出了拯救查干湖的決定:引松花江水入查干湖,為查干湖開辟第二條生命線。

  決定一出,群情振奮,但接下來的就是面對一個巨大的工程和數不清的困難。1976年的中國,生產力水平還很低下,所有土石工程基本要采取螞蟻挖洞的方式,一鍬鍬地掘,一擔擔地挑,一寸寸地“啃”。

  1976年9月5日,查干湖的“引松工程”全面開工。8萬多人投入到工程建設。勞動者中,年齡最大的75歲,最小的13歲。全長53.85公里的工地上,每一米就有三個人在挖土。放眼平原上那條80米寬的長渠,簡直就是一條人的河流。

  現已退休的常萬海,是當時的縣委副書記,引松工程副總指揮,提起當年的大會戰,仍然十分激動,說到動情處,熱淚橫流。他說,一個人一生經歷了那么一次洗禮,就是有了意義。“引松精神”不但成為全縣人民的精神財富,更成為他自己事業上的動力源泉。那是一種不怕難、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死的大無畏精神。

  查干湖引松工程——這條“草原運河”的第一階段施工,從1976年9月到1977年12月末歷時兩年,共分為三個階段,總計施工240天,投入人力9218萬個工日。一代人,硬是靠堅定的信念、頑強的意志、簡單的工具和落后的方法,剖開了川頭山,挑走了黏泥土,戰勝了流沙與泉眼,挖出了993萬立方米的土方量,完成總設計任務的81%。

  1984年1月,在組織、資金和施工力量又有了充分準備的基礎上,收尾工程再次啟動。5個月后,這項歷時8年的水利工程宣告竣工。8月23日,正式開閘放水,清亮的松花江水通過百里運河,不斷地注入查干湖。

  “沒有引松工程,就沒有查干湖的自然景觀;沒有引松工程,就沒有灌區流金淌銀的肥沃稻田;沒有引松工程,就沒有前郭縣生態環境美好的今天和明天!”由引松工程帶來的查干湖天然濕地和前郭灌區的人工濕地達到914平方公里,占全縣面積的13%,形成了具有地域特點的“小氣候”,有效地改善了前郭縣的生態環境。

  引松工程也使前郭灌區成為東北“四大灌區”之一,現在這里水源充足、水質優良、米質提高、產量增加。

  查干湖,這個歷經興衰的北方湖泊,再次獲得了新生。如今,這些將生命和汗水慷慨拋灑給“引松工程”的人們,俱已涉過了歲月之河,遠離那個曾見證過他們英雄氣概和不朽榮光的時代,或垂垂老矣,或已辭世而去,但他們那執著、堅毅、充滿生命激情的形象,萬眾一心、移江借水的奮斗精神,擔當盡責、務實為民的奉獻精神,卻如一尊尊硬朗的雕像,佇立于歲月深處。

  欣欣向榮 

  金色的秋風,自遠方而來,穿過蔚藍的天空,穿過廣袤的原野,把陽光的信息傳給了湖上的碧波,傳給了遠行的雁陣。天地之間,就被無處不在的溫暖和光明充滿。

  2018年9月26日,查干湖迎來了有深遠意義的一天。

  習近平總書記專程來到查干湖,了解生態保護情況,聽取河湖連通工程總體情況介紹,察看水域保護和污染防治狀況。時隔3年,總書記又一次來到吉林這片沃土,2700萬吉林兒女倍感溫暖,倍受鼓舞。

  早在2015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吉林省代表團審議時,就殷殷問詢“冰天雪地”的開發利用情況,關切“白雪換白銀”的進展,總書記強調,優良的生態環境是吉林的優勢,既要金山銀山,也要綠水青山,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要進一步抓好生態文明建設,把綠水青山保護好,不斷培育新的發展優勢。這一年的7月16日至18日,習近平總書記又來到延邊朝鮮族自治州和長春市,深入農村、企業,來到廣大干部群眾身邊,就振興東北地區等老工業基地、謀劃好“十三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進行調研視察。那時,總書記也重點談及生態保護。他提出,要大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讓天更藍、山更綠、水更清、生態環境更美好。

  為了讓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在吉林落地生根,吉林省委、省政府啟動了西部河湖連通工程,它不僅是吉林省首個以恢復和改善區域生態環境為目的的重大生態水利工程,同時還是振興東北老工業基地的重點工作。

  這個“河湖聯通”體系,讓西部濕地、湖、泡、水庫連接起來,汛期從松花江、嫩江、洮兒河、霍林河四條江河補水,覆蓋吉林省西部大部分區域,惠及白城、松原及長春等3個地級市及所屬10個縣(市、區),覆蓋面積達4.46萬平方公里,連接湖、泡、水庫203個,引蓄洪水近21億立方米,恢復和改善濕地面積2400平方公里。

  查干湖是吉林省河湖連通工程的核心。松原市通過哈達山水庫向查干湖供水,使查干湖水體三年轉換一次,生物多樣性得到有效保護。與此同時,前郭縣統籌生態修復和環境保護,先后投資8.6億元實施良好湖泊生態試點項目;持續不斷抓好還林還湖還濕、農業“面源污染”攔截整治及湖濱帶生態葦塘固化工程,使查干湖自然保護區的生態得到了逐步的恢復和有效改善。隨之呈現的是環境的優美宜人、旅游的興旺發達和經濟的快速發展。

  今天的查干湖因為水源充足,周邊生態持續改善,出落成中國湖泊中著名的“美女”,她豐盈美麗、生機盎然、芳名遠揚。不僅水域面積擴大到500多平方公里,而且還有500多平方公里的濕地環繞水域,從而一躍成為中國十大淡水湖之一。正如一位詩人的生動描述:“春有雛雁之生機,夏有詩畫之秀美,秋有蒲葦之蒼茫,冬有漁獵之神奇。”

  吉林省水利廳廳長張鳳春是河湖聯通工程的推動者和見證者。在查干湖南湖廣場水岸,他向總書記匯報了吉林省生態建設情況以及查干湖周邊的生態恢復情況,并一一回答了總書記的詢問。

  回憶起當時的情景,張鳳春的臉上仍然洋溢自豪的神情:“剛開始有些緊張,但在交流過程中,總書記和藹的表情、親切的語調讓我逐漸放松了下來。”那天,在查干湖上發生的一切,無疑已經成為張鳳春一生最難忘的情景,在他的心中,那絕不是單純的工作匯報,他說:“總書記聽完河湖聯通的總體情況,又詳細詢問工程規模有多大,都建了哪幾類設施,湖泊保護區周圍還有沒有居住的人等。總書記每個問題都很細很實,既關注工程實施情況、產生的生態效益,也關心保護區內老百姓的生產生活。對吉林西部過境的松花江、嫩江、洮兒河、霍林河的走向很熟悉。我們能清晰感覺到總書記的一言一行,飽含著對生態環境的重視、對人民群眾的關心。”

  聽取了吉林省河湖連通工程總體情況介紹后,總書記又乘船察看了查干湖生態保護情況。當總書記踏著晚霞沿棧道步行察看水體狀況和動植物生存環境時,又進一步強調,良好生態環境是東北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寶貴資源,也是振興東北的一個優勢。要把保護生態環境擺在優先位置,堅持綠色發展。查干湖保護生態和發展旅游相得益彰,要堅持走下去。

  總書記的話,沉實有力,句句敲在人們的心坎和地區發展的關鍵上。

  對于親眼目睹了查干湖重生的查干湖人來說,此時就更理解總書記話語中的深刻內涵,就更明白其中的道理。總書記說的“青山綠水就是金山銀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和他在查干湖說的“保護生態和發展旅游相得益彰”,都是用不同方式強調了生態保護和發展之間的辯證統一關系。

  查干湖的興衰史和發展之路,也已經實實在在地驗證了“相得益彰”的正確性和真理性。

  出生于查干湖岸邊的單君國,是查干湖重生后的第一批創業者。

  “草原運河”挖通后,查干湖有了不斷的水源。自然魚類迅速繁殖,1986年冬網只50多天,就打了125萬斤魚。1988年由于盲目興奮,采取了交錢就可以插箔捕魚的辦法,導致私捕濫獲現象猛增。毀滅性酷捕給查干湖帶來了災難性的損失,湖里的魚越捕越少,越捕越小。

  1992年,單君國和現任查干湖漁場的場長閆來鎖,一起來到這個漁場。在閆來鎖的帶領下,走出了一條艱難曲折的創業之路。那一年,他們向銀行貸款200萬元,投放了第一批100萬斤魚苗。經過幾年的精心養護,至1995年已經初見成效,漁場初步進入良性循環。但1998年一場大洪水,又把他們幾年的心血大部分沖入大江之中。1999年是洪水過后的大疫;2000年是罕見的冬季大雪,使原來所剩不多的魚類資源再一次大大折損,此時銀行的貸款還沒有還清。怎么辦?他們橫下了要把這攤子事業干成、干大的決心,節衣縮食繼續投入,堅持大水面開發。有志者事竟成,兩年后,他們終于打了一個漂亮的翻身仗,一舉獲得大豐收,并取得雙A級綠色食品印證。單君國總結查干湖成功的經驗時,語氣很簡潔也很堅決,就是:“有了水,有了良好的生態,也就有了可靠的漁業生產;賣了魚再把利潤的一部分拿出來,用于堤岸加固、河區疏通、環境營造、水質改善,從而使水產質地越來越優良,產量越來越穩定。這就是可再生,這就是永續發展!”

  不少訪客很奇怪,為什么查干湖每年都能打出這么多的魚?難道這水里有魔法?

  張文對不少來訪者講過這其中的道理。查干湖有繁殖基地,年年投放180萬斤魚苗左右,十多斤的七八年,大的十年左右。現有品種幾十種。每年捕撈量300萬斤左右,180萬斤魚苗成活率超過產量的好幾倍。所以年年投放,年年去補,科學去養,科學去捕。

  張文說,不用機械化,用大眼網,休漁期禁捕,捕撈量小于投放量,這四條生態保護紅線,已深深印刻在每一位漁場職工的心底。

  如今的查干湖,不僅是魚的世界、鳥的樂園,還同時滋養著萬畝良田,就連湖區周邊的農業和其他副業生產也取得了長足發展。全市糧食產量750萬噸,葦田種植面積達到17萬畝,新增養魚水面57萬畝和養蟹水面3萬畝。

  從查干湖南湖水岸乘車去北湖,十幾公里的路程早成了一個生態走廊。且不說500平方公里湖面上冬天的白雪皚皚和夏日的碧波蕩漾,也不說夏日里兩岸和淺灘上的蒲草、蒹葭以及碧色連天的荷塘,單說色彩艷麗的翠鳥和遷徙的各類候鳥——燕鷗、灰鶴、白鸛、丹頂鶴、野鴨、大雁、矮腳鷸就讓人心醉。據粗略統計,每年秋季遷徙至此的候鳥達200多種。而濕地外圍被譽為“東北四大灌區之一”的4萬公頃優質水稻田,夏如碧毯、秋似鋪金,一直延伸至天邊。

  自1992年開始,查干湖漁場實施大水面開發,漁業資源逐年豐富,并進入可持續發展軌道。當年二十幾戶人口、全年魚產量不過百噸的小漁村,如今已蛻變成蝶,全年鮮魚產量超過6000噸,年產值達兩億元。

  2002年開始,他們又邁出了旅游業的第一步,注冊了“查干湖”牌商標,品牌戰略的發展為查干湖漁場打開了旅游業的大門。

  那一年成功舉辦“中國·吉林查干湖第一屆冰雪捕魚旅游節”。延續至今,已經連續舉辦了16屆。2018年冬捕節有13萬游客參加開幕式,游客接待量增加到170萬人次,旅游綜合收入也從9億元增長到去年的15億元。查干湖再也不是那個曾經滿臉菜色的“黃毛丫頭”了,如今她是“美目流盼”的國家4A級旅游景區、國家水利風景區……

  一向老成持重的閆來鎖場長在介紹近年來查干湖的變化時,顯得有幾分激動,他說:“現在完全可以肯定地說,查干湖是歷年來最好的時候。”

  “良好生態環境是東北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的寶貴資源,也是振興東北的一個優勢。”領會這一思想的精髓,松原市委、市政府提出“大查干湖生態經濟示范區”的戰略構想,把生態保護治理開發與地方經濟社會發展有機結合,以現代農業為基礎,以特色農產品深加工、綠色制造業、商務物流為支撐,建成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的生態文明建設示范區,形成“東有長白山、西有查干湖”的兩道全省生態屏障,成為吉林省西部輻射東北經濟區的具有高效生態經濟特色的重要增長區域。

  入冬后,在旅游部開船的宋東洋封好了游船,臨時轉到了生產部工作。這階段,他不再逢人就講他給總書記開船的經歷,多數是沉默著,埋頭努力工作。他有了新的心思,他要入黨。他的想法也很單純:“就是要好好干,讓所有人都認可查干湖是名副其實的好,為總書記爭光!”

  對于總書記的囑托,查干湖管委會黨工委書記孫志剛則有自己的想法,他是管理者,所以就要想一些大事情。他打開了一張圖,在上邊指指畫畫——這里,要建一個攔污堤、一座攔污堤大橋和一個攔污閘;這里,要上一個污水處理工程;這里,要建設一個垃圾收集轉運系統工程……

  順著孫志剛的手指望去,圖紙上仿佛真的映現出一幅燦爛的圖畫——風和日暖,麗水微瀾,百花怒放,鷗鳥競翔。天空和大地之間,已經開始了一場關于生命的深刻互動;陽光和草木之間,則進行著有關未來的莊嚴承諾和兌現。

  作者:吉林省作家協會副主席 

作者簡介

姓名:任林舉 工作單位:吉林省作家協會

職務:副主席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禹瑞麗)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时时彩开奖在哪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