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族學 >> 人類學應用
李曉蓓:裕固族牧民與草原關系的道德人類學考察
2018年12月12日 14:11 來源:《學海》 作者:李曉蓓 陳文江 字號
關鍵詞:草原;裕固族;牧民;退化;生活;民族;藏傳佛教;道德人類學;生態環境;保護

內容摘要:事實上,表面的生態危機實際上來自深層次的道德危機,牧民樸素的民族道德認知被來勢兇猛的農牧業現代化所吞噬,迫使他們不自覺地成為進入全球化市場體系的犧牲者。弘揚民族道德的方式應該是從敘事中成就其道德責任,塑造道德特性,通過民族故事、歌曲、宗教和儀式中的敘事推動道德品性的養成,使牧民與草原互融共生、和諧發展。關鍵詞:裕固族/生態/牧民/草原/道德標題注釋: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我國多民族道德生活史系列研究”(項目號:13&ZD064)的階段性成果。堅持生態文明建設的發展模式必須建立在弘揚民族傳統道德的基礎之上,對于草原而言,游牧民族的道德認知將決定著牧民與草原能否實現良性可持續發展的關鍵。

關鍵詞:草原;裕固族;牧民;退化;生活;民族;藏傳佛教;道德人類學;生態環境;保護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草原不僅供養著游牧民族的生活,也是他們的心靈家園。作為甘肅河西地區的裕固族亦不例外。然而美麗神奇的草原正在不斷退化,大有愈演愈烈之勢。政府雖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和政策,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也存在一些問題,如退牧還草和禁牧并沒能擋住草原退化的步伐,生態保護補償沒有改善牧民的生活水平。事實上,表面的生態危機實際上來自深層次的道德危機,牧民樸素的民族道德認知被來勢兇猛的農牧業現代化所吞噬,迫使他們不自覺地成為進入全球化市場體系的犧牲者。新時代發展草原,建設美麗草原需要堅持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生態文明。弘揚民族道德的方式應該是從敘事中成就其道德責任,塑造道德特性,通過民族故事、歌曲、宗教和儀式中的敘事推動道德品性的養成,使牧民與草原互融共生、和諧發展。

  關 鍵 詞:裕固族;生態;牧民;草原;道德

  標題注釋: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我國多民族道德生活史系列研究”(項目號:13&ZD064)的階段性成果。

   作者簡介:李曉蓓,副教授,蘭州大學歷史文化學院博士研究生;陳文江,蘭州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2016年7月底,筆者又一次來到位于甘肅西部人口較少的裕固族,映入眼簾的是從西部裕固族的明花鄉到東部裕固族的康樂草原,從西部地區草原的荒漠化到東部地區草原的退化。一路上聽到當地人對草地的感慨:“唉,這兒原來可是片海呀,那兒原來可是一片草原呀。”“看,這里的草原大不如前了”。難道東部的康樂草原會成為最后一片草原樂土嗎?我們究竟面臨著怎樣的環境問題呢?牧民與環境的關系究竟會發展成什么樣呢?

  隨著全球氣候逐漸變暖以及區域氣候的變化,加上人類生產生活活動的加劇,祁連山冰川正在逐年消融,使得森林和灌木叢不斷退化,草地大面積沙化,生態環境日益惡化。肅南裕固族自治縣位于祁連山北麓,是河西走廊生命線的一部分。該縣東西長650公里,南北寬120-200公里,平均海拔3200米,由三個不連片的地域組成,依次是西部明花鄉為一塊,中部縣城、康樂、大河鄉等為一塊,東部皇城鎮為一塊。這三塊地域根據草原類型分別屬于海拔1300-1400米的明花鄉,該地區植被以超旱生植物為主;屬于荒漠草原類和海拔2300-2800米的皇城鎮、康樂鄉和大河鄉,該地區植被以旱生、叢生和根莖型禾草和次生灌木叢為主,屬于山地草原類型。該縣境內擁有以云杉為主的原始森林近22萬畝,以山地草為主的優質草場2460多萬畝,發源和流經該縣境內的大小河流共有33條,年平均出境水量為43km[3],祁連山北麓70%的水源涵養林在肅南境內。因此,肅南縣裕固族所在地域的自然生態環境對于整個河西走廊以及西北乃至華北地區的生態系統都起著重要作用,在整個中國的生態屏障中也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畜牧業在自治縣經濟中占主導地位,這種經濟類型決定了草原對裕固人的重要性,可以說草原的數量和質量直接影響了當地經濟發展和生活水平。然而草原的退化、沙化、鹽堿化問題日趨嚴重,整個“三化”草原面積超過了可利用草原面積的54%。據調查,全縣牲畜飼養量1968年為85.26萬個羊單位,1982年為107.86萬個羊單位,比1968年增加22.6萬個羊單位,增長率26.51%,到2002年達到143.8萬個羊單位,比1982年又增加35.94萬個羊單位,增長率33.32%。①牧民單純希望依靠增大畜量來提高經濟收入,結果卻導致草原退化問題愈演愈烈。

  其一,超載放牧,導致草原退化面積逐年增加。截至2015年為止,全縣退化草地667萬畝,鹽堿化草地105萬畝,分別占可利用草原面積的37.79%和5.95%。②地下水位下降的也促使草原的退化和鹽堿化更加嚴重。其二,可利用草原退化,草原毒草隨處可見,例如狼毒等大量毒草蔓延。羊在草原上長期食用毒草使得羊的體重不增反減。其三,草原的過度利用直接導致牧民收入的減少。由于沒有其他收入來源和生存技能,牧民只能依靠更高的存畜量來緩解經濟壓力,但事與愿違,反而進入惡性循環。從草的合理使用量上來說,單純的增加牲畜量并不會提高收益,反而會減少收入。以北方內蒙古草原為例,在大約0.45只羊/每公頃收益是最高,實際生產中的0.78只羊/每公頃的放牧強度,其純收入是非常低的。高載畜率對草場造成了巨大壓力,加速了草場退化進程。③

作者簡介

姓名:李曉蓓 陳文江 工作單位:蘭州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时时彩开奖在哪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