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美術館
約翰·雷華德和他的印象派研究
2019年06月17日 10:48 來源:美術報 作者:楊瓊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我認為,關于“印象派研究”的文字中,以約翰·雷華德所寫為上乘。其著作《印象派繪畫史》《后印象派繪畫史》《印象派繪畫大師》(“印象派研究”部分)等不僅體現了他研究所取得的成就,同時也彰顯了他過人的智慧。這幾部作品人民美術出版社、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曾相繼出版過。

  雷華德不僅是20世紀最為出色的藝術史論家之一,亦是杰出的傳記作家,其寫印象派占有天時、地利、人和之便利。一般的藝術史家,獲取的寫作材料往往停留在圖書館、博物館、藝術家信件方面,而很少深入藝術家生活的地方了解情況,即缺少田野作業的實踐。雷華德恰恰相反,他不僅擁有大量的文字資料和圖片資料,并且跑遍了歐洲大部分國家,親自到畫家的故鄉和生活的地區,采訪畫家的親友以及與畫家有過接觸的歷史見證人,其掌握的第一手材料要比從別人的研究中得來的詳實、豐富和珍貴。盡管當時已經有不少研究印象派的書籍出版,但雷華德認為“其中大多數都是依照同運動有聯系的各個藝術家來分章,而沒有敘述運動本身的故事”。盡管有著者曾嘗試同時從各個畫家的進展出發來進行寫作,但要么是主觀臆斷過多,要么是細節之間缺乏有機聯系而使得作品缺少一種歷史感。雷華德認為,印象派每一位畫家都不是孤立的,他們一起學習、工作、戰斗、受苦和開展覽,離開了這個整體,他們每個人將失去應有的個性以及存在于特定環境中的意義。就像印象派的先驅、法國畫家布丹所說的:“完整是一種集體的工作,如果沒有別人的話,這個人就永遠不會獲得他真正的完整。”這句話對于印象派畫家來說再恰當不過了。所以雷華德的做法是:把每一個相對獨立的個體放置在一個共同的整體中進行敘述,在整體的敘述中彰顯個體,在個體的關聯中把握整體。這種研究方法和結構人類學相類似,就像列維-斯特勞斯在分析親緣關系時,認為個別成員之所以有意義,僅僅是因為他是一個完整系統中的一部分。

  繪畫是一門科學(技術)的觀念在印象派畫家那里是有根據的。印象派畫家最初的宗旨是:要忠于所描繪的對象的真實性,即畫家要盡可能地直接接觸所畫的題材,畫家必須親眼看到——不是憑想象、記憶或虛構,且對象要作為一個整體呈現,盡可能不漏掉任何細節,“完成”后的作品不能帶回畫室進行再創作。所以他們熱衷于研究光和色彩在不同時空里的變化。可以說,印象派繪畫的題材就是藝術家本人所實際生活的世界,其創作甚至帶著濃郁的自然主義或科學主義的色彩。誠然,藝術不是科學(盡管有科學的成分),但藝術研究需要有科學的態度;藝術亦不是心理學(但沒有精神因素,藝術將不成為藝術),但藝術研究繞不過心理分析。前者指藝術誕生之日起就和科學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后者指一部藝術史往往也是一部人類精神的變化史。馬克斯·J·弗里德倫德爾曾說過這樣的話:“藝術活動——無論它會是其他什么——首先是一個情感性的精神過程,所以任何一項科學性的藝術研究必然屬于心理學范疇。它也可能涉及其他領域,但是屬于心理學范疇則永遠不會更改。”換言之,只要是人所從事的活動(包括科學研究),或多或少都會滲透著人的心理性格。雷華德深諳藝術與科學、藝術與心理學乃至其他學科之間的微妙關系,故他對自己的研究要求近乎苛刻。

  理論上,雷華德不是嚴格意義上的人類學家,但他時常做著與人類學家相同的工作。我相信,盡管雷華德不是第一個實踐藝術人類學的藝術史論家,然而在結合人類學的研究方法上,他無疑是做得最為出色和成功的一個。和弗雷澤被稱為“書齋里的學者”“太師椅上的人類學家”不同,雷華德是一位行走在田野上的藝術史家。事實上,即便雷華德不親力親為,以他所掌握的資料亦能寫出一部不俗的印象派藝術史或相關的研究文字,但雷華德并不滿足于此,而是以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精神最大限度地解決有可能引起讀者疑慮的問題,即便是一個小小的細節都不放過。雷華德的博聞強記培養了他深厚的學術素養,加之他嚴謹的治學態度,為他取得的“印象派研究”成果形成了正比,雷華德也因此成為研究印象派的權威,并且具有難以超越的地位。

  在雷華德看來,寫作不僅僅是一份工作,一種職業,毋寧說是始終在堅守著的神圣的“事業”——他在享受著這份“事業”所帶來的快感和幸福。正如印象派畫家德加所說的,“如果是拿著筆和顏色來度過時間,沒有一分鐘是浪費的”,“因為他在工作中找到了完全的幸福”。——約翰·雷華德以實際行動詮釋了辛勞與幸福之間的辯證關系。

  話說回來,我不敢說雷華德所寫的印象派就是絕對客觀的,因為每個人都有可能對自己面臨的問題做出主觀的判斷。比如在諸多人看來,印象派繪畫無疑是革新的,甚至是反傳統的,但是雷華德卻認為:“他們不是革新家,也不想當革新家。他們以欽佩的眼光看待他們的藝術界老前輩,尊敬他們,但是他們堅持一件事,即他們想在現成的公式之外尋找他們的知覺的表現。他們與哲學家或歷史學家不一樣,他們是他們時代的視覺的良心!”這段話足以見出雷華德的敏感和深刻的洞察力。

  誠然,客觀和主觀有時候是相對的,任何人都不敢說他寫的文字就是絕對客觀的,因為任何的所謂客觀都是主觀的客觀——只要是經過人的眼睛、大腦、口或手最后表現出來的話語都附帶這個人的情感和意志,又怎么能說它是絕對的客觀呢。之所以說雷華德的文字是客觀的是因為:他的人類學式的實證主義寫作方式為我們提供了直接信服的條件。他用傳記作家的筆調記錄了印象派諸家鮮為人知的生活場景,以及對藝術創作之悲情式的光榮與夢想的追求。印象派畫家敏銳的觀察和充滿創造性的表現,不僅完善了自身的藝術主張,并且在通向現代藝術的路上鋪設了一條康莊大道。而雷華德為人們全方位了解印象派藝術家的生活、工作乃至內心深處鮮為人知的情感,提供了全景式的視角。雷華德的研究方法及其成功經驗,似乎有理由成為眾多藝術史寫作者學習的不乏權威的范本。

作者簡介

姓名:楊瓊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时时彩开奖在哪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