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經濟學
支持創新發展是個復雜的系統性工程
2019年06月14日 16:21 來源:中國經營報 作者:范欣 字號
關鍵詞:發達國家;工業化;創新發展;創新主體;產業政策

內容摘要:我國當前正處于工業化發展的中期向后期轉換的關鍵時期,支持創新發展的多種途徑與工業化初期不可同日而語,需要進行全方位的轉換。近期,如何更好地支持創新發展得到了全社會前所未有的高度關注,社會各界紛紛建言獻策,例如任正非提出應加大基礎教育的重視力度、提高教師待遇

關鍵詞:發達國家;工業化;創新發展;創新主體;產業政策

作者簡介:

  我國當前正處于工業化發展的中期向后期轉換的關鍵時期,支持創新發展的多種途徑與工業化初期不可同日而語,需要進行全方位的轉換。

  近期,如何更好地支持創新發展得到了全社會前所未有的高度關注,社會各界紛紛建言獻策,例如任正非提出應加大基礎教育的重視力度、提高教師待遇,應加大高端人才引進力度、讓全球人才為我所用;還有人則提出應加大減稅力度、促進企業研發投入,應促進多層次資本市場發展,提高企業創新動力。諸如此類建議非常多,如何找到一條更加適合我國當前經濟社會現狀的促進創新發展之路對我國經濟能否實現二次騰飛、成功邁向高質量發展新階段至關重要。

  縱觀當今世界創新能力較好的美國、韓國、日本、德國等發達國家,其支持創新發展的道路也非一帆風順,同樣也是經歷了很多的坎坷、走了很多的彎路才初步成型,且隨著科技和社會的進步,其支持方式也在不斷改變。

  簡單講,在一國工業化初期,由于有發達國家成熟的發展路徑,支持創新發展多是以產業政策方式進行的,比如20世紀60~70年代的“亞洲四小龍”,通過向較有競爭力的出口部門提供一定信貸、稅收、土地等優惠的產業政策就可促進出口部門帶動整體經濟快速發展,進而快速掌握發達國家較為成熟的科技技術;等到一國進入工業化中期時再通過產業政策支持創新發展就有點力不從心了,一方面本國所掌握的成熟技術與世界前沿技術差距已不大且前沿技術未過專利保護期,發達國家會加大對專利的保護力度。另一方面工業化中期產業發展的路徑已不再明確,需要企業進行不斷試錯,很難用產業政策分辨哪個產業和哪項技術是先進的,再以產業政策支持某些產業發展不但因產業補貼會容易引起貿易糾紛,還容易造成企業騙補等惡劣行為的發生;等到在一國進入工業化后期時,往往已形成了完備的創新發展支持機制,在人才方面重視基礎教育,教師社會地位和收入均較高,在創新主體方面以企業為主,企業研發投入在全國研發投入中占絕對比例,在支持創新企業融資方面,間接融資無法匹配創新企業利潤為負的情況,逐漸被直接融資所替代。

  我國當前正處于工業化發展的中期向后期轉換的關鍵時期,支持創新發展的多種途徑與工業化初期不可同日而語,需要進行全方位的轉換,這一過程不僅涉及到教育和人才培養、創新主體選擇與產業政策選擇、企業融資模式轉變等微觀方面,更涉及到保持宏觀政策穩定、降低貨幣發行速度、有效抑制資產泡沫等宏觀方面,是一項復雜的系統性工程,沒有捷徑可走。

  在教育與人才培養方面,加大力度發展基礎教育、提高教師待遇和社會地位仍是重中之重,目前全球義務教育平均年限為9.1年,歐美等發達國家普遍為12年甚至以上,如此看,我國9年義務教育就顯得捉襟見肘,但考慮到我國地區間的發展不平衡,短期可在有條件地區試點延長義務教育年限,同時也可學習德國的9年義務教育+3年半日制職業教育的方式同步試點,以此提高我國整體教育水平和人口素質。此外,考慮到近年來出現了一些高端人才流失的現象,各地應考慮出臺留住高端人才的舉措,比如近期深圳即將出臺的短缺人才享受15%個稅減免優惠政策就是一個好的開始,未來還可在人才落戶、購房、購車、子女教育等多方面考慮出臺一攬子優惠措施,吸引全球高端人才來我國從事創新研究工作。

  在創新主體選擇與產業政策選擇方面,關于誰是創新主體的爭論多年一直不斷,近兩年才最終確認企業技術創新的主體地位。目前我國企業創新方面仍存在很多短板,例如近幾年隨著互聯網+的發展,我國相當多的企業創新集中于模式創新上,而真正在技術創新上形成突破的類似華為這樣的企業數量與發達國家仍有較大差距。同時,關于產業政策的爭論近年來也已逐漸清晰,未來以普惠式減稅替代產業政策的方向正在明確。

  在企業融資模式轉變方面,工業化時期企業多以規模經濟致勝,因而間接融資是效率最高和效果最好的融資體制,商業銀行只要看誰的土地多、誰的產品銷量好就貸款給誰,但在工業化中后期,規模經濟逐漸被個性化定制所替代,且大量科創企業在初創期并無利潤但卻有較強的融資需求,間接融資在此時顯然無法為其服務,只有資本市場能解決這一問題。我國仍處于這一轉型期,目前A股市值前十的上市公司集中于銀行、能源、保險和酒,我國一些如阿里、騰訊等科創企業因不符合國內上市規則而不得不到國外上市,未來科創板的建立也正是瞄準這一短板,以資本市場改革帶動經濟轉型發展。

  在宏觀政策選擇方面,2009~2017年我國廣義貨幣增速維持兩位數高速增長,帶動資產價格大幅上漲,資產價格的快速上漲會對鼓勵創新造成打擊,當大量居民跑去從事資產投機時會大幅減少耐心做研發創新工作的人員數量,因而降低貨幣增速、有效平抑資產價格是鼓勵創新的重要基礎。在這點上,2018和2019年我國廣義貨幣均實現個位數增長,基本與名義GDP增速相匹配,同時各地樓市調控政策分城施策,雖經濟存在一定下行壓力也未放松樓市調控。

  經過近年來的努力,我國創新發展目前已進入快車道,2018年我國研究與試驗發展(R&D)經費支出19657億元,比上年增長11.6%,與國內生產總值之比為2.18%,與發達國家間的差距在逐漸縮小。未來,仍需從上述多個角度進行系統化的改革支持創新發展,才能確保經濟實現平穩轉型、邁向高質量增長。

作者簡介

姓名:范欣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閆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时时彩开奖在哪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