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頭條新聞
理解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2019年09月21日 07:20 來源:《國際經濟評論》2019年第5期 作者:張宇燕 字號

內容摘要:2018年6月習近平主席對當今全球態勢做出一個重要判斷,即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關鍵詞:

作者簡介:

  2018年6月習近平主席對當今全球態勢做出一個重要判斷,即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一判斷是筆者分析和把握現階段紛繁復雜世界、順應時代潮流、利用好發展機遇并成功應對挑戰的出發點。對百年變局的理解可以從大國實力對比變化、科技進步影響深遠并伴隨眾多不確定性、民眾權利意識普遍覺醒、人口結構改變、國際貨幣體系演化、多邊體系瓦解與重建、美國內部制度頹勢顯露和中美博弈加劇等八個維度進行。在百年變局背景下,還應特別關注那些沒有發生明顯變化的因素。正是這些“變”與“未變”,構成了中國未來發展的國際大環境。

  

  世界一直處于不斷變化的歷史長河之中。過去一個世紀人類經歷的大事可謂多矣,僅世界大戰就爆發了兩次,接下來還有冷戰、伊斯蘭和基督教之間的文明沖突,以及令人眼花繚亂的技術創新。然而更為深刻的變化,恰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所說,則是“我(中)國處于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世界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兩者同步交織,相互激蕩”[1]。對人類所處時代做出“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以下簡稱“百年變局”)如此重大判斷,揭示出人類今天正在經歷的滄海桑田及其對未來發展的影響,要超過前一世紀人類經歷的天翻地覆。此判斷在2018年6月一經提出,便在中國學術界引起了一些非常積極熱烈的討論。本文試圖從下述八個維度闡述一下對百年變局的理解。

  大國間力量對比發生深刻變化

  百年變局中最為關鍵的變量在于世界上主要國家之間的力量對比。在過去的二三十年間,主要國家間的力量對比經過了不斷變化,逐步累積起的量變轉化成某種程度上的質變。國家力量大小可以通過很多指標來衡量,其中最綜合也是最常用的指標可能還是經濟實力。就經濟實力而言,中國在過去的四十年里發展非常迅速。1978年中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只有200美元,2018年則接近1萬美元。特別是最近十幾年間,中國發展之迅速在某種意義上大大超出了中國人自己的預期。2005年中國的GDP按照市場匯率計算不到日本的1/2,2010年中國的GDP開始超過日本,2014年達到日本的兩倍,按照目前的增長速度,2022年可能是三個日本的量。四十年前中國GDP約為美國的2/30,到了2018年則變為2/3。[2]中國與世界霸主美國在經濟總量上快速接近,同時中美兩國與排位第三及以后的各國日益拉開距離,恐怕這是理解中美關系最近幾年進入質變期的基礎[3]。

  在中國學術界,部分學者對2/3情有獨鐘,他們傾向于認為,如果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按市場匯率計算的GDP之比達到了3∶2,那么這兩個國家之間的關系往往隨之發生深刻且朝向沖突對抗的變化。在二戰以來的七十多年間,中國不是第一個達到世界超強國美國GDP的2/3的國家。在中國之前,日本和蘇聯的GDP都曾經達到過美國的2/3。然而,不管是日本還是蘇聯,當其經濟規模達到美國的2/3的時候,美國對其政策都迅速做出了重大調整。盡管手段各不相同、實施強度各異,但結果便是我們看到的,2018年日本和俄羅斯與美國的經濟規模之差今非昔比,日本只占美國的不到1/4,俄羅斯為美國的1/14。這或許就是“修昔底德陷阱”[4]受到全球普遍關注的重要原因。

  科技進步影響深遠并伴隨眾多不確定性

  技術突飛猛進既是百年變局的基本內容也是導致百年變局的基本推動力量。進入21世紀以來,全球科技創新進入空前密集活躍的時期,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正在重構全球創新版圖、重塑全球經濟結構。技術進步日新月異,特別是網絡信息等與數字相關的技術發展尤為迅速,從而引起了生產、流通、分配和就業等各領域的連鎖反應。制造業的自動化或流水線曾經創造了大量全新的就業崗位(比如工程師),而今天的數字化和人工智能在摧毀大量服務業崗位的同時大致不會創造出足夠的新崗位。正是這類全新問題誘使《國家為什么失敗》一書作者德隆·阿西莫格魯等經濟學家接連發表多篇相關論文[5]。麥肯錫咨詢公司估計,到2030年全球將有8億個工作崗位被機器人所替代,而從理論上講,幾乎所有的工作崗位都有可能被日趨廉價的人工智能所取代。

  和經濟全球化以及各國政策比起來,技術進步還被學術界認定為導致各國內部收入差距加大或工薪階層收入增長停滯的重要原因。按理說伴隨技術進步而來的應該是勞動生產率的相對快速提高,可展現在人們眼前的事實卻是恰恰相反。無論是在美歐日等發達經濟體還是在主要新興市場國家,21世紀以來的勞動生產率增速一直在下滑,這與龐大的研發投入形成鮮明對照。這一現象已被經濟學家們稱為“生產率之謎”,并無疑將對全球經濟長期增長產生負面影響。

  技術飛速變化正在開始改變戰爭的形式與性質。據《經濟學家》報道,隨著數字技術在軍事領域里的大量使用,與實體戰線并行的數字戰線被開辟出來,“致命自主武器”(LAWS)的研發與大規模部署,不僅將徹底改變軍人在人們心目中的傳統形象,而且還會引起一系列的倫理問題:智能戰士是否是殺人兇手?[6]與此同時,所謂“灰色地帶”已經成為新一代軍事專家熱衷討論的概念,其含義是在實施侵略或脅迫的同時不引致事態升級和規避嚴重報復,換句話說難以確定真正的責任方,比如網絡攻擊或宣傳顛覆等。[7]頗值得深思的是,世界快速網絡化使國家間權力結構深受影響。網絡世界在推動分散化或分權化的同時,又讓美國等網絡主導國家擁有巨大的網絡權力,并具體表現在對他國的全景監控(panopticons)和阻斷(strokepoints)優勢之上。這種優勢不僅具有自我強化性質,而且有可能被網絡霸主當作武器加以使用。[8]

作者簡介

姓名:張宇燕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龍)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理解百年未有之大變局.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时时彩开奖在哪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