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西北 >> 區域特色
[解密]變身高考“網紅”的獨孤信印
2019年06月12日 15:21 來源:陜西日報 作者:郭青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我是獨孤信印。我出生在1500年前的南北朝,那是一個戰火紛飛的年代。我通體黝黑,血紅色朱砂滲透于我的肌理,楷書的一筆一畫讓我散發出優雅而高貴的光芒。我身上充盈著北周大司馬獨孤信的氣息,他給妻子寫家書時,我在;他頒布命令時,我在;他傳遞軍事密函時,我在……一千多年的時光里,我靜靜躺在旬河岸邊,聆聽歷史的足音更替,看歲月的滄桑巨變。直到1981年,在那個寒風蕭瑟的時節,兩個少年與我邂逅,他們去除我身上歲月的痕跡,讓我出現在展示中華文明的博物館展臺之上,成為國之瑰寶。2019年6月,我出現在一張印刷工整的紙上,那張紙是高考試卷。高考結束后,朋友圈中的一條條消息,迅速將我傳播開來。我,火了。

  記者 郭青

  一件文物,在高考占5分的考題中出現。這件國寶級文物就是陜西歷史博物館的鎮館之寶之一——獨孤信多面體煤精組印(簡稱獨孤信印),陳列于陜西古代文明第二展廳。

  6月11日,記者在博物館采訪時,在這件文物的展柜前,已經聚集了不少游客。游客中不乏剛剛參加完高考的學生。大家爭相觀看,聽講解人員講述這件出現在高考試題里的國寶級文物的前世今生。

  姓名:獨孤信多面體煤精組印

  年齡:約1500歲

  職稱:國寶級

  戶籍登記時間:1981年

  籍貫:陜西省安康市旬陽縣

  出生時間:南北朝

  現住址:陜西歷史博物館

  聯系電話:029-85253086

  1

  金石與數學的完美結合

  這是一件怎樣的傳奇文物?為什么會出現在今年的高考試卷中,而且是數學試卷?

  安康市教學研究室的王穎6月9日在“安康融媒”微信公眾號上發表題為《獨孤信印——2019年高考數學試題中的安康元素》的文章,對這一問題進行了解讀。王穎在文章中說,這道試題(今年全國高考二卷文、理科第16題)的題面文字由四部分組成:一是普及了中國傳統文化中有關金石文化的代表——印信的基本常識,即“印信的形狀多為長方體、正方體或圓柱體”;二是點出一個特例——“半正多面體”,特例就是“南北朝時期的官員獨孤信的印信”,并用實物圖片加以印證說明;三是指出這個特例擁有的數學特征——“半正多面體是由兩種或兩種以上的正多邊形圍成的多面體”,以及數學之美——“對稱美”;四是提出要解決的數學問題。該題融入了中國悠久的金石文化,賦以幾何體真實背景,有利于學生人文素養的提高。獨孤信印為48棱多面體,一共有26個大小不一的印面,是目前發現的中國古代唯一一枚從隸書、魏碑體向楷書演變的印章。相信一定會有更多的人因為此題走進博物館,去領略人文之美。

  2

  國寶文物的傳奇經歷

  它從旬河岸邊走進陜西歷史博物館的展廳,它是一件堪稱國之瑰寶的孤品文物。

  獨孤信印由煤精制成,呈球體48棱26面,其中正方形印面18個,三角形印面8個。有14個正方形印面鐫刻印文,分別為“臣信上疏”“臣信上章”“臣信上表”“臣信啟事”“大司馬印”“大都督印”“刺史之印”“柱國之印”“獨孤信白書”“信白箋”“信啟事”“耶敕”“令”“密”。印文為楷書陰文,書法遒勁挺拔,有濃厚的魏書意趣。據印文內容及核查史書,此印為北周大司馬獨孤信之印。14面印文內容不同,各有其用途,是研究北朝印璽制度的珍貴實物資料。

  當年的國寶文物發現人之一華開鋒,如今已經是旬陽中學校長。那一年,18歲的他與同在旬陽中學讀初一的表弟宋青,偶然在旬河入漢江的沙灘上撿拾到了獨孤信多面體煤精組印。6月10日,華開鋒在向記者談到獨孤信印出現在高考試卷中時有些激動:“今年全國高考二卷將獨孤信印作為命題的背景材料和切入點,意在提醒中小學在育人方面要特別注重培養學生的人文素養,特別是注重中華傳統文化教育,值得自豪的是這道數學題融入了濃濃的旬陽元素。”華開鋒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這樣寫著:“1981年11月9日,宋青在鵝卵石中發現了這枚印章。當時的印章被一層硬硬的三合土(黃土攪石灰)包裹著,其中有一兩個面露出文字,宋青就在鵝卵石中摔砸,希望把其他泥土砸掉,但還是有些泥土砸不掉。他就用石片搓印章上的泥土,終于讓這枚26面體印章露出真容。其實,我們也不知道這是一枚印章,更不知道它是一件稀世珍寶。宋青拿著玩了一段時間,就交給文化館了(當時博物館還沒獨立)。1991年陜西歷史博物館開館,我在西安進修,作為首批觀眾去參觀了,赫然發現這枚印章陳列在南北朝展廳里,心里萬分自豪。這也算宋青和我對文博事業的一點貢獻,也是旬陽對國家的貢獻。”

  今年51歲的宋青,發現這件文物時只有13歲。一次偶然的河邊玩耍讓他和這件稀世珍寶邂逅。如今,他還清楚地記得這件撿來的“寶貝”帶給他和玩伴們的童年快樂。“這東西個頭不大,卻很重,我以為里面鑲嵌有金屬物質,掉在水泥地上,彈起半尺來高,毫發無損,感到非常好玩,愛不釋手,白天裝在書包里,晚上睡覺放在枕頭下。”宋青回憶著。幾位他兒時的好伙伴,想幫宋青“鑒定”一下,他們找來了紅墨水和白紙,玩拓章子,把每一面文字拓在白紙上。宋青記得最清楚的是“大司馬印”,這幾個字他們都認識。小伙伴鄧文勝想起了白居易的《琵琶行》中有一句“江州司馬青衫濕”,便說“這可能是白居易印”。至于印面中“獨孤信白書”幾字,孩子們根本不理解字面含意,更不知獨孤信是個人名。在學校里,宋青把“令”字拓在白紙上,作為指使對方的一張令牌來做游戲,把“大都督印”“刺史之印”“臣信上章”等拓在白紙上分發給同學們。

  從無意中發現的“玩具”到國之瑰寶,其中既有發現者的無償捐獻,也有文博人員的用心呵護。喜歡文化和歷史研究的旬陽縣農林科技局干部潘全耀曾經為獨孤信多面體煤精組印的發現和保護過程走訪了多位當事人,潘全耀在2017年的微博中有過這樣的描述:宋青的語文老師裴少強知道了這件事,看過印章之后,感覺這是一件文物,應當交給文化館,找人看一下。隨后,宋青將東西交給了文化館分管文物工作的干部魯繼亨,收存在旬陽縣文化館。1984年旬陽縣博物館成立后,這枚印章被保管在縣博物館。當時,雖然無法說清這枚印章的價值,但旬陽中學認為宋青能積極將文物捐獻給國家,有一定的正面教育意義,于是在1982年春天的一次全校師生大會上,校領導口頭表揚了宋青,并獎勵了一支鋼筆和一本64開紅皮塑料工作筆記本。

  1990年7月,獨孤信印被征調至陜西歷史博物館集中保管。

作者簡介

姓名:郭青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时时彩开奖在哪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