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華東 >> 觀點選萃
王健:長三角新支點在哪里?
2019年06月14日 09:11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 字號

內容摘要: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上海自貿試驗區新片區建設正加快推進,未來可能成為撬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新支點。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大運河文化帶建設研究院 研究員王健

  古希臘物理學家阿基米德說過,給我一個支點,就能撬起整個地球。考察近代以后中國現代化的歷程可知,名揚天下的“大上海”是撬起江南、長三角乃至中國發展的支點之一。如今,長三角是我國經濟發展最活躍、開放程度最高、創新能力最強的區域之一,在全國經濟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具有極大的區域帶動和示范作用,要緊扣“一體化”和“高質量”兩個關鍵,帶動整個長江經濟帶和華東地區發展,形成高質量發展的區域集群。

  撬動長三角區域發展的新支點可能在哪里?不妨先了解一下上海發展的三個空間維度。

  第一個維度:海洋與長江的支點。回眸歷史,從古代到上海開埠前,長江早期與海洋的交匯點處于變動之中,從揚州、鎮江一線,之后向江陰、太倉、寶山方向推進。隋唐的揚州正處在大運河與長江、長江與海洋的交匯點上,全國的水路中心,成就了國際性都市的地位。

  南宋以后,杭州成為都城,也是南部中國的水路中心。元統一后,重開大運河,裁彎取直,但并沒有真正通航,漕運走海路,臨海的太倉劉家港成了海運中心和國際碼頭,有“六國碼頭”之稱。明初永樂宣德年間,鄭和七下西洋,龐大船隊就是從這里起航。這是因為劉家港依托了婁江,有著名的至和塘,從太倉經昆山水路直達蘇州;那時蘇州已經成為太湖流域水路的中心,上海則是蘇州的沿海“邊緣地帶”。

  外貿港口,寧波的地位也很突出。早在鴉片戰爭前,蘇浙一帶的商人,從停泊于寧波、杭州灣錢塘江口的英美走私躉船上,將英國毛織品、鴉片等,用帆船經上海縣南部河道輾轉輸運到上海縣城。當時外國船只不能直接開進吳淞口,進入上海。

  然而,即便是東南沿海的寧波,也是以蘇州為“中心”的。鴉片戰爭后不久到寧波的美國傳教士丁韙良回憶說,寧波的銀銅價格是由蘇州決定的。“剛到寧波不久的時候,有一次我偶爾來到浮橋附近的一條街上。那兒擠滿了一群情緒激動的人,他們發瘋似地大叫大喊并且打著手勢。我以為是遇上了騷亂,便轉身問別人在這兒的吵鬧究竟是為了什么,此時我才意識到自己來到期貨交易所。交易都是口頭完成的,一旦交易完成,雙方便握一下手,然后退到旁邊去完成交易的細節。當時正在進行的是用西班牙銀圓兌換銅錢的交易,其牌價是從兩百英里之外的蘇州用信鴿帶過來的。眼前那熙熙攘攘的場面使我清晰地回想起巴黎證券交易所那震耳欲聾的嘈雜聲。”寧波的錢莊業一向發達,但仍然要看蘇州的臉色。收購生絲有所謂的“蘇州制度”,就是寧波商人楊坊為怡和洋行設計的。

  上海開埠之后,19世紀50年代中期以前,雖然外國船舶已紛至沓來,然而,東南沿海航線上,還沒有形成以上海為聚會點的南中國海航運網絡,還出現過以廣州一帶為聚會點的東南沿海網絡。直到1857年后,憑借長三角廣大的腹地,絲、茶等出口大增,以上海為聚會點的東南沿海航運網絡,終于在19世紀60年代初基本形成。

  第二個維度:黃浦江與長江的支點。上海的興起與黃浦江有關,黃浦江與長江形成了T字形結構。開埠之后,從吳淞口進入黃浦江,在西岸興建碼頭、倉儲,建立洋行,搞地產,上海興起。根據光緒十三年(1887),游歷日本及美洲的清朝外交官浙江德清人傅云龍的說法,當時上海海關管轄的范圍很大,大致今上海、江蘇泰州、常州以東的長江兩岸各口岸,都在上海海關的管轄范圍。這些口岸的南岸,大多有河流與江南運河相通,北岸則有通揚運河與江北運河相通。江蘇長江南北腹地,特別是蘇南江南運河以北的各水道可入長江,再由長江經上海吳淞口進入上海或入海下南洋。或者由黃浦江、蘇州河進入上海,再由黃浦江出海。沙船貿易和漕糧海運很早就在上海興起,就是由于四通八達的水道溝通了上海港口與腹地的聯系。

  第三個維度:黃浦江與吳淞江的T字形支點。傅云龍指出:“南洋之要害在上海,上海之要害在黃浦,黃浦之要害在吳淞,吳淞之要害在李家口。”這是上海與長三角,特別是溝通太湖流域最緊密的支點,也是上海在1895年后持久發展的重要支撐之一。黃浦江發源于太湖的淀泖地區,原本是吳淞江的支流,但“后來居上”,黃浦江因淀泖之水而疏浚貫通,成為長江入海處的最大支流,吳淞江反而成了其支流。

  吳淞江與黃浦江水道都伸入江南腹地,吳淞江直接與江南運河溝通,溝通了上海與蘇南。吳淞江之口原在吳淞口,后來為黃浦江所奪,實際成了黃浦江之口,由此出長江,由長江通海,前往南洋。顯然,真正深入長三角腹地的不是黃浦江沿岸,而是溯蘇州河而進入到的蘇州。五口通商之后,內河航運權并沒有對列強開放。在條約中規定,禁止外商到鄉村任意游行、常住,更不可遠入內地貿易。原因是清政府害怕外國列強深入自己的經濟腹地。當時嚴格禁止外國船只進入江蘇腹地,蘇州的開放相對比較晚,曾有一些傳教士從上海乘船前往太湖,是偷偷摸摸行動的,并引發了糾紛。后來,上海通往蘇州、嘉興的內河航路被打開,上海獲得新的發展空間。

  這三個維度對上海的發展各有其意義。第一個維度,上海溝通中國與世界;第二個維度,黃浦江溝通長江與上海;第三個維度,吳淞江溝通上海與長三角,特別是太湖流域。吳淞江從吳江松陵鯰魚口東流,與運河平交,而吳淞江在松陵溝通大運河,形成北上南下,在平望交匯后,可往浙江的湖州南潯等地,或到杭州。民族資本從江南運河沿線向上海轉移。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太湖淀泖地區地勢低洼,湖蕩眾多,近代黃浦江上游沿岸并非上海發展的腹地,特別是松江府所在地區,像往浙江嘉興方向的地區,發展明顯不如蘇州河方向,這與水路有關,也與行政區劃及蘇浙腹地的發展水平有關。1958年后,江蘇多縣劃入上海,上海的發展空間成倍擴大,上海的寶山、松江、金山等區縣不斷工業化。改革開放之初的第一輪發展,長三角企業依托鄰近上海的地緣之利,通過四通八達的水運,逐步發展起來。蘇南鄉鎮經濟的異軍突起,一躍而成為縣域經濟最發達的地區。長三角的第二輪大發展是上世紀90年代,浦東大開發,上海的空間由浦西向浦東擴展,由此形成黃浦江兩岸與吳淞江兩岸的均衡發達格局。蘇浙呼應浦東開發,積極跟進浦東新區建設,蘇州建工業園區,從交通建設等方面主動積極接軌上海,形成長三角區域開放的整體優勢,使之成為世界制造業的聚焦區。

  未來的競爭,世界級的大城市群建設成為新的發展目標。長三角城市群要立足于世界級城市群之林,既要有國際化中心城市上海的引領,也要靠南京、杭州、合肥、寧波、蘇州、無錫等城市的鼎力支撐。未來長三角的優勢在哪里?在于上海國際化大都市的品牌,在于上海在交通、航運、金融、高端制造業、服務業,以及教育、科技、人才等方面的綜合實力,更關鍵的是,蘇浙皖的廣闊空間和經濟、文化和人才支撐。目前,區域發展正在向更加廣闊的縱深發展,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上海自貿試驗區新片區建設正加快推進,未來可能成為撬動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新支點。

作者簡介

姓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时时彩开奖在哪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