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地區版塊 >> 新疆
斯琴:論民國時期新疆蒙古王公在促進社會發展和穩定中發揮的作用
2019年06月14日 13:55 來源:《甘肅社會科學》(蘭州)2018年第3期 作者:斯琴 字號
關鍵詞:新疆蒙古王公;邊疆穩定;社會發展

內容摘要:

關鍵詞:新疆蒙古王公;邊疆穩定;社會發展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民國時期,新疆蒙古王公在維護祖國統一、推動社會發展、保障邊疆穩定、抵御外敵入侵等方面均作出了卓越貢獻。故探尋新疆蒙古王公的相關歷史,討論其中華民族一體意識形成的過程及其如何成為本民族權利的保護者和中華民族文化的現代整合者的過程,對激發新疆各族群眾的愛國熱情,對促進各民族團結具有重要意義。其歷史亦可成為新疆本地優秀的愛國主義教育素材。

  關 鍵 詞:新疆蒙古王公;邊疆穩定;社會發展

  標題注釋:本文系陜西師范大學中央高校基本科研業務費資助的2017年博士研究生自由探索項目“國家和社會視野下邊疆地區社會治理研究——以1912-1955年新疆蒙古族為中心”(項目編號:2017TS094)的階段性成果。

  作者簡介:斯琴(1984- ),女,新疆和靜人,陜西師范大學中國西部邊疆研究院2014級博士研究生。西安 710062

  一、蒙古王公制度在民國時期的延續

  清朝自建立伊始,為鞏固對蒙古族聚居區的統治,即根據滿洲八旗制度設立盟旗制度,對各蒙古族封建領主按其效忠程度和地位高低授以不同爵位并世襲罔替,自此形成了延續至民國時期的蒙古王公制度[1]。蒙古王公作為清政府分封的上層封建貴族,其既得利益與清王朝的命運休戚相關。故當清末南方各省革命運動風潮涌動之時,活躍在北京政治舞臺上的蒙古王公們成立了蒙古王公聯合會以反對建立共和政體,試圖挽救風雨飄搖中的大清政權。其中“反對最力者,除喀爾喀親王那彥圖以外”,以新疆舊土爾扈特郡王“帕勒塔為尤甚”,而駐京王公“頗視土爾扈特王帕勒塔之意見為從違”[2]。帕勒塔表示,蒙古與中國之聯系建立在蒙古“與清廷有血統之關系”之上,“一旦撤銷清廷,是蒙古與中國已斷絕關系”[3]。后28位駐京外藩蒙古王公致電時任清政府內閣總理大臣袁世凱稱:“代表等世居朔漠,久濯王靈,于大皇帝無二心,于強鄰無異志。……南中士論,多挾共和之說……倘從共和之說,代表等恐蹈庫倫之續。”[3]292在表達對清廷忠誠的同時,以共和可能導致蒙古獨立為由,要挾袁世凱反對共和。更有甚者,蒙古子爵培鈺等人還組織義勇勤王敢死隊,意圖通過武力捍衛大清皇帝及政權。當清政府理藩大臣與新到京的蒙古王公討論君主立憲與共和政體問題時,各蒙古王公均表示:“我等世受國恩,自知敬君愛國,不明共和為何物。若君主有時退位,我等當另立門戶,不能寄他人籬下,受其挾制。”

  但當共和風潮開始以不可阻擋之勢席卷中國之時,蒙古王公意識到他們所仰賴的政治大廈即將傾倒,自身的力量也不足以力挽狂瀾,旋即致電南京臨時政府代表伍廷芳稱:“如必欲成民主,蒙部實不愿與諸君共和,必有最后之辦法以將待之。”[4]一方面表達反對共和的態度,另一方面也為和談埋下伏筆。當蒙古王公們發現自己已無法阻擋歷史進步的車輪時,又公開表示:“以中國體而論,本宜于君主,而不宜于民主。惟今日全國人心既皆堅持共和,且各親貴亦多贊成此事,我輩又何所用其反對,今唯全聽御前會議如何解決。如決定共和,我蒙古自無不加入大共和國家”[2]15之理。表現出蒙古王公為了維護自己的既得利益不得已而支持共和,從而緩和與共和派的矛盾,但同時也表現出主張蒙古獨立的意見在蒙古王公中并不占主流。后伍廷芳復電稱贊蒙古王公支持共和一事,并稱若實行共和,五族互利共贏“自能融合無間”[2]25,同時為最終和平解決蒙古王公問題留下余地。后蒙古王公聯合會又致電伍廷芳,表示放棄武力反對共和,但旋即要求臨時政府以正式公文形式接受《關于滿蒙回藏各族待遇之條件》,并“照會各國,或電達駐荷華使,知照海牙萬國和平會存案”[5]。后伍廷芳回電稱,若五大民族共建共和,滿、蒙、回、藏各族之待遇條件,不因清帝遜位而改變,其所列條件也已得臨時政府參議院通過[6]103。至此,南方革命政府基本接受蒙古王公保留其特殊地位的要求,同時蒙古王公對革命政府的態度,也從前期對“驅除韃虜”口號的猜忌和恐懼,轉變為后期對“五族共和”倡議的贊同和支持。新疆舊土爾扈特郡王帕勒塔更是在蒙古王公內反復言說:“謂今日大勢所趨,實非宣布共和不足以弭亂而組織共和政體,實非聯五大民族合而為一不足以免亡國之禍。”[6]隨后其他蒙古王公也逐步贊成共和。

  1912年2月12日,清帝頒詔退位,命袁世凱全權組織臨時共和政府,“合滿、蒙、漢、回、藏五族完全領土為一大中華民國”[7]。新疆蒙古王公紛紛向當選大總統發去賀電,如舊土爾扈特汗、王、貝勒、貝子暨十三旗王公臺吉通電萬眾一心,歸附民國[8]。又如“伊犁所屬土爾扈特、霍碩特五盟汗布彥孟庫、親王鄂羅勒莫扎普、福晉楊津、貝勒諾爾布散丕勒、桑濟扎普等,率領副盟長、各阿拉巴圖,恭祝正式大總統萬歲!共和萬歲!”[13]528對各地蒙古王公的積極態度,北洋政府給予充分肯定。8月19日,袁世凱發布臨時大總統令,頒布經參議院決議的《蒙古待遇條例》,以法律形式對蒙古王公自清代沿襲的特殊地位予以保護[13]99。至此,蒙古王公正式獲得中華民國政府的承認,作為一支政治力量登上民國政治舞臺。1912年9月20日,袁世凱再次發布臨時大總統令稱:“民國建設,聯合五族,組織新政,全賴各民族同力同心維持大局,方能富強日進,鞏固國基。現在邊事未靖,凡效忠民國,實贊共和之蒙古各扎薩克王公等均屬有功大局,允宜各照原有封爵加進一位。汗、親王等無爵可進者,封其子或孫一人,以昭榮典。其著有異常功績或首翊共和或力支邊局以及勸諭各旗拒逆助順者,并應另加優獎,用勵殊庸。”[13]134這使蒙古王公獲得比清朝更優厚的待遇。對積極游說各蒙古王公支持共和有功的舊土爾扈特扎薩克和碩畢錫呼勒圖郡王帕勒塔也給予優厚待遇,于民國元年封襲親王,任命為阿爾泰辦事長官,著加陸軍上將銜并給予二等嘉禾章[13]269。

作者簡介

姓名:斯琴 工作單位:陜西師范大學中國西部邊疆研究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时时彩开奖在哪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