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地區版塊 >> 上海
給青年人一束光,照著趕路者的方向 《對話百家》系列叢書首發式暨“文學與青年”論壇在上海舉行
2019年06月11日 09:45 來源:人民網 作者: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人民網上海6月7日電  為迎接新中國成立70周年、《青年報》創刊70周年,青年報社聯合百花洲文藝出版社日前推出六卷本《對話百家》叢書,收錄了王蒙、王安憶、遲子建、阿來、莫言、賈平凹、陳忠實、麥家、劉慈欣等130位當代中國作家的對話實錄。6月6日下午,《對話百家》叢書首發式暨“文學與青年”論壇,在思南文學之家舉行。第302期思南讀書會由上海市新聞出版局、共青團上海市委、上海市作家協會、中共上海市黃浦區委宣傳部聯合主辦,思南公館、青年報社、百花洲文藝出版社承辦,一百余位嘉賓、作家、讀者和上海六所高校圖書館負責同志參加了活動。

  《對話百家》是給青年人的一束光和一個方向 

  在《對話百家》系列叢書首發式上,青年報社黨委書記、社長李清川致辭時表示,2016年4月,《青年報》迎來了第一萬期出版。在紙媒并不景氣、紛紛縮減文學副刊的背景下,我們選擇了逆流而上,新創了文學文化類子刊《新青年》,每周一期,用八個版來全面推介當代優秀作家和他們的最新作品,在文學、文人、文脈、文鑒這一邏輯下,我們努力捕捉那些既可以沉淀為歷史的,又可以預見未來的文化視點和文化力量。近三年里,我們對話了130多位當代中國作家,他們中有17位茅盾文學獎得主,有60余位魯迅文學獎獲得者;他們中還有40余位青年作家,有19位上海作家。他們,代表了當代中國文學的發展方向,共同構建出“新時代中國文學的縱橫地理”。

 

  李清川說,《對話百家》在扉頁印有這樣一句話——給你一束光。這束光的光源是書中的作家和他們的作品,我們的編輯工作不過是把每一束光匯聚在一起,然后把這支火把高高舉起。如果在打開這些書時,讀它的人能夠會心一笑,能夠掩卷沉思,能夠感受到光明存在,我們于此的所有努力就都有了意義。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青年報》也將于6月10日迎來創刊70周年。站在歷史門檻上,青年報人愿意始終與偉大祖國、活力上海、可愛青年一起,永懷希望,朝著光的方向,奮力前進。

  據百花洲文藝出版社主持工作的副社長、副總編輯章華榮介紹,他們在與青年報社編輯團隊第一次溝通時,就不僅對圖書定位、出版方向達成共識,而且就內容修訂、裝幀設計、市場推廣等細節也達成高度一致。社里負責這一選題的上海出版中心編輯團隊,不惜犧牲包括春節在內的很多個人時間。到今年5月份,短短4個多月,6卷本的《對話百家》系列叢書已經出版上市,這就是出版社的誠意。

 

  近年來,百花洲文藝出版社夜海持燈,不斷發現、整理、推出飽含人文情懷與真知灼見的精品之作,從“中國年度文學排行榜”系列到“中國現當代文學經典必讀”系列,從《中國當代文學史資料叢書》到《中國新時期作家研究資料匯編叢書》,再到眼前的《對話百家》系列叢書……其追蹤、記錄中國現當代文學記憶的出版行為,是文化使命感與自覺感的高度體現,更是對重建文學整體性的一種有效嘗試,亦成為對廣大文學愛好者的真情體恤。希望把這個項目做成有文化影響、有社會效益、有歷史資料價值的精品圖書,向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獻禮。

  上海市作家協會專職副主席、秘書長馬文運對《對話百家》的出版給予了高度肯定。他說,文學發展離不開社會各界的關注和支持,尤其離不開媒體的輔助,上海在現當代文學中所處的重要地位,是與新聞、出版發展息息相關,《青年報》在紙媒普遍遇到困境的情況下,推出文化周刊,這種寧可逆勢而上,也不順流而下的態度體現了《青年報》的眼光和魄力,他對《青年報》向青年人傳播文學的做法十分感佩。馬文運引述巴金給現代文學館的題詞“ 我們的新文學是表現我國人民心靈美的豐富礦藏,是塑造青年靈魂的工廠,是培養革命戰士的學校”,他十分認同《對話百家》叢書就是給青年人的一束光和一個方向。文學是面向未來的,文學的精神必將星火相傳,希望這套叢書能夠起到這樣的作用,希望《青年報》的“新青年”副刊和媒體人一起努力,讓新時代的文學發出光和熱,溫暖大家。

 

  活動中,共青團上海市委員會副書記丁波,中共上海市黃浦區委常委、宣傳部長余海虹,向著名作家葉辛、范小青、趙麗宏、潘向黎頒授了“青年閱讀推廣大使”聘書。他們在文學創作和文化傳播方面具有較大成就和影響力,受聘之后,將肩負起向青年進行閱讀推廣的重任,而他們的作品和思索都將成為引領青年閱讀的燈塔。

  隨后,青年報社還向復旦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同濟大學、華東政法大學、上海大學、上海師范大學等六所高校圖書館贈送了叢書,以滿足部分深層次讀者尤其是青年讀者的延伸需求,同時也方便文學研究者今后查閱和參考。高校圖書館對《對話百家》非常珍視,還向青年報社頒發了“捐贈證書”。

 

  與文學做朋友會有寬廣、豐富和遼闊的人生 

  當日,由《對話百家》系列叢書引申召開了一場主題為“文學與青年”的論壇。論壇由東方衛視主持人何卿主持。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葉辛、江蘇省作家協會主席范小青、上海市作家協會副主席趙麗宏、上海市作家協會副主席潘向黎等著名作家參與了對話,這些名家都是在很年輕的時候就以優秀的作品為讀者,尤其是青年讀者所熟知。在成為著名作家之后,他們又時常和青年人在一起,給他們很多文學上的指導。應該說,這幾位論壇嘉賓對于文學在促進青年成長方面的作用有著十分深刻的認識和體會。

  葉辛、趙麗宏和范小青年輕時都當過知青,是文學豐富了他們的青年時代,滋養了他們的生命,給他們以人生的指引。葉辛是知識青年作家群的代表作家。他說,在上山下鄉的日子里,文學給了他很多啟示。那時知青中有不少人發自內心的喜歡文學,他們從文學中獲得啟發,用文學去展示生活,卻揭示人性的本質。這也是為什么后來在知青中出現了那么多作家的原因。

 

  趙麗宏青年時回鄉插隊來到崇明,他一度十分感傷和憂郁,文學成了他的救命稻草。趙麗宏說他開始并沒有想當作家,而是從小就喜歡文學,在崇明的歲月里,他每天晚上都讀書,用文字來表達自己,這一段日子為他日后成為著名作家作了充分的準備。“青年和文學做朋友是一件好事情。”趙麗宏說,“因為有了文學就可以活下去,有了文學就可以感受寬廣、豐富和遼闊的人生。”

  范小青也從小就受到文學的滋養,而她的創作也從來沒有離開過青年,即便是新近出版的長篇小說《滅籍記》,也是寫一個青年人和一棟老宅的故事。范小青說,她一直關注青年的文學閱讀,現在新媒體興起,碎片化閱讀問題很嚴重,每天要接觸很多信息,這些信息又亂七八糟、互相矛盾,不知道哪個真哪個假,“還有所謂的知識,我們到這個年齡,遇到這么多新知識,真的很興奮,很嗨,后來發現上當了,今天這個知識這么說,明天那個知識那么說,人類的欲望是控制不住的。”范小青表示,這時就需要有責任感的主流媒體將優質的文學內容通過網絡進行傳播,給青年的文學閱讀樹立示范和標桿,在這方面《青年報》無疑在做十分重要的嘗試。

  潘向黎則坦言,文學與青年關系密切。大學中文系里有一句名言,每個人都有一次成為詩人的機會,就是青年談戀愛的時期。青年人心靈深處思想的萌發,他們感到壓抑和不自在,他們的生命活力和元氣往外沖,這些本身就是文學創作發展的重要的力量源泉。潘向黎認為,相比過去的青年,現在的青年人審美獨立,內心強大,有一種不盲從的精神,這都為文學鑒賞和創作提供了有利的條件。

  與會的著名作家們還為青年人薦書。葉辛說,青年人應該有空多讀書。而文學是閱讀中很重要的內容。因為一個作家說過,文學寫下有意義的東西是可以留下來的,其他都會消失。在閱讀中,如果覺得小說太長,那可以從讀詩開始。趙麗宏推薦了羅素的《西方的智慧》,還有已故復旦大學教授潘旭瀾的《太平雜說》,尤其要推薦馮友蘭的《中國哲學史》。趙麗宏說,他有一次訪問歐洲,在德國海邊城市,有位哲學家說美國文化像洪水一樣,歐洲沒有辦法抵抗,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抵抗,除了中國。“我說為什么?他說因為中國的哲學,中國的文化,你們中國的古代哲學到現在還能有力量,沒有一個哲學像你們這樣有力量。”潘向黎推薦了《紅樓夢》。她認為,《紅樓夢》讓國人十幾歲讀懂,二三十歲沉浸其中,這是中國人所獨有的莫大的福利。

 

  《對話百家》對傳承新文學傳統血脈有重要意義 

  青年報社花費將近一年時間策劃編輯,聯合百花洲文藝出版社推出的《對話百家》系列叢書分為《安頓靈魂》《文化酵母》《精神胎記》《生命暗道》《光的方向》《世相人心》等六卷本,收入了130位當代中國作家的對話實錄,包括王蒙、王安憶、劉醒龍、張平、張煒、李佩甫、遲子健、阿來、陳忠實、麥家、周大新、宗璞、金宇澄、柳建偉、莫言、賈平凹、熊召政等17位茅盾文學獎得主,范小青、東西、寧肯、李修文等60余位魯迅文學獎得主,徐則臣、魯敏、石一楓、王十月等40余位青年作家,葉辛、趙麗宏、潘向黎等19位上海作家。另外,還包括錢谷融、李敬澤、陳思和等理論型作家,馬原、殘雪等先鋒派作家,劉慈欣、秦文君等科幻和兒童文學作家,二月河、周梅森等歷史和現實主義作家,馮唐、笛安、張悅然等偶像派作家,蔡駿、血紅等類型和網絡文學作家,不僅是百余位當代作家的致敬之書,也是新時代中國文學的縱橫地理。

  張煒在談到長篇小說《你在高原》時說,如果不寫完這部作品恐怕一生都不會安寧,為此,他耗時二十二年,寫下450萬字,流了很多眼淚;麥家的長篇小說《解密》經歷了十七次退稿,他并沒有因為挫敗而遲疑,還將其解讀為“每一次退稿對我個人而言都是打擊,對作品來說都是‘打鐵’”;以平樸為人和謙遜姿態為人稱道的陳忠實,在生前接受采訪時常會強調,他不是大師,這不是謙虛,而是遠遠不及大師的格;馮驥才說,他如果一直畫畫可以成為一個富翁,也可以很庸俗地住進豪宅,但是偏偏要去做文化搶救。

  在談到編輯出版《對話百家》的意義時,李清川說,“在文人、文章、文脈、文鑒這一邏輯下,我們致力捕捉那些既可以沉淀為歷史的、又可以預見未來的文化視點,關注那些不是流行的,不是潮頭的,但一定是動態的,是發展的,有力量的,有靈性的,是年輕人走著走著就會迎面相遇的。”李清川認為,《新青年》周刊想做的,就是給年輕人一束光,讓它照著趕路者的某個方向。而“他們,讓光生出光,讓光有方向”,也正是這便是青年報社編輯《對話百家》叢書的目的所在。

  復旦大學圖書館館長、資深教授、上海市作家協會副主席陳思和十分肯定《對話百家》編輯出版的價值和意義。“我對青年報社編輯出版的《新青年》周刊,自覺運用大眾媒體來向青年讀者推介當代著名作家的工作,充滿敬意。他們選擇的當代著名作家藝術家,是五四新文學傳統的自覺繼承者,弘揚他們卓越的創造性勞動成果,總結他們在文學上的精神血脈,擴大他們的創作影響,對于傳承新文學傳統的血脈有著重要的意義。也許他們現在做的工作,只是一種堂·吉訶德式的風車大戰,但終究是‘石在,火種就不會滅’,人文精神需要代代相傳。”陳思和說。

作者簡介

姓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时时彩开奖在哪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