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當代中國 >> 研究園地 >> 經濟
認清本質 洞明大勢 斗爭到底 ——中美經貿摩擦需要澄清的若干問題
2019年06月17日 09:31 來源:《求是》2019/12 作者:青原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一年多來,美國政府單方面挑起并不斷升級中美經貿摩擦,給兩國經貿關系和世界經濟發展帶來不利影響。圍繞這場罕見經貿爭端的是是非非,海內外已發表了大量言論,事由更加清楚、真相更加明了。中美經貿摩擦涉及的問題很多,需要進一步澄清的問題還有不少,中國人是信服道理的,中國人不怕講道理,真理愈辨愈明。

  一、中美經貿關系是“零和博弈”嗎?

  美國一些人挑起對華經貿摩擦,最直接的一條理由,就是認為美國在中美經貿關系中“吃了虧”,中國從中美經貿關系中獲得了巨大利益,中國的發展威脅了美國的經濟安全甚至整個國家安全。這種充滿冷戰偏見的觀點,反映了霸權主義的“零和博弈”思維。中美經貿關系究竟是“零和博弈”還是互利共贏?這個問題在理論和實踐上都有非常明確的答案。

  在國際經濟合作中,正常的貿易關系是建立在等價交換基礎上的互惠互利關系,而不是你多我少、你輸我贏的“零和博弈”。國際貿易有利于推動資源在世界范圍內優化配置,促進各國經濟共同發展,推動人類社會共同進步,國際貿易的歷史早已證明這樣的實踐是有效的,實踐經驗也早已成為國際經濟學的基本原理,中美經貿合作的事實也作了同樣的驗證。中美建交以來,在雙邊貿易方面,1979年至2018年,雙邊貨物貿易額從不足25億美元增長到6335億美元,增長了252倍;在雙向投資領域,過去40年,中美雙向投資由幾乎為零到累計近1600億美元,中美互為對方重要投資伙伴,投資的雙向性和互惠性進一步顯現。中美經貿關系發展的歷程證明,中美通過優勢互補、互通有無,有力促進了各自經濟發展和產業結構優化升級,雙方經貿往來是惠澤彼此的關系,而非中國讓美國“吃虧”的過程。

  更進一步看,國際貿易在整體上會增進參與國利益,但這種利益在參與國之間的分配可能是不均等的。國際價值理論證明,在國際市場上,商品價值取決于國際社會必要勞動時間,由于商品按照國際價值進行交換,勞動生產率更高的一方在交換中更具優勢,會分得更多利益。國家之間可以不斷進行交換,甚至反復進行規模越來越大的交換,然而雙方的贏利未必因此相等。毫無疑問,美國企業的勞動生產率更高,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更高,在國際交換中是獲利更多的一方。在外貿領域,曾有個說法,中國需要出口上億件襯衫才能換回一架美國波音飛機。這樣的例證雖令人震動,但也是貿易規律的反映。長期以來,美國在貨幣、技術、市場乃至行業標準等方面擁有壟斷權力,因而在國際貿易中獲取超過正常利潤水平的壟斷利潤,美國企業和家庭也充分享受了來自包括中國在內的發展中國家物美價廉的豐富產品,得到了巨大的好處。當然,中國也從中美經貿中獲得了利益,但這都是中國人民以勤勞苦干獲得的,根本不是因為占了美國的便宜。同時還要看到,中國處于生產價值鏈的中低端,美國處于價值鏈的中高端,中國在經貿交易中是付出了更加巨大代價的。

  為什么美國一些人不顧事實,固執地認為美國在中美經貿關系中“吃了虧”呢?要害就在于霸權主義的“零和博弈”思維作祟。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美國憑借其超強實力取代西歐老牌帝國主義列強,成為資本主義世界體系的中心。冷戰結束后,美國成為世界上史無前例的唯一超級大國,霸權主義的思維深入到了美國一些人的骨髓中。他們以霸權主義的思維來考量,中國在任何方面獲益都會被看成使美國“吃了虧”,中國在任何領域接近甚至超過美國都會被當作對美國的“威脅”。在他們的心目中,只有將中國長期鎖定在依附地位,壓制于產業鏈中低端,而美國則永居壟斷地位,永保霸主權威,永享壟斷利潤,才算得到了“公平”和“安全”;一旦認為中國與美國之間有可能形成平等競爭的關系,即便這種關系是互利互惠的,也不符合其霸權主義的目標,一定要加以遏制和打壓。

  有如此荒謬的“零和博弈”思維,怎么可能塑造正常的中美經貿關系?

  二、美方所強調的“公平貿易”真的公平嗎?

  美國一些人指責中國采取不公平、不對等的貿易政策,導致美國出現對華貿易逆差。他們試圖以“公平貿易”為理由,在國際輿論上占據道義制高點。然而,究竟什么是“公平貿易”?

  公平是一個歷史的范疇。在國際貿易中,由于不同國家的發展階段、具體條件以及利益訴求不同,為了讓貿易順利進行,國際上形成了通過平等協商建立貿易規則的規范。也就是說,公平與否不是某一國說了算,規則如何改也不應取決于某一國的利益,而應通過各國平等協商來決定。實現公平貿易,必須秉持協商一致、互利互惠的原則,尊重國際貿易中的契約精神和國際規則,摒棄任何唯我獨尊、唯我獨大、唯我獨占的錯誤想法。

  美國一些人強調的“公平貿易”不是基于國際規則,而是以“美國優先”為前提,以維護美國自身利益為目標,其核心是所謂“對等”開放,即各國在每個具體產品的關稅水平和每個具體行業的市場準入上都與美國完全一致,尋求絕對對等。這種絕對對等表面上似乎公平,但由于它無視發展中國家的發展權,事實上是極不公平的。

  美國某些人強調的所謂“對等”開放,不過是一種說辭而已。縱觀美國建國以來的歷史,在開放問題上,美國一些人從來都實行雙重標準:在需要國家支持以進行資本積累時,就大行保護主義和國家干預之道;在擁有明顯競爭優勢時,則要求他國無條件開放市場,強行推進自由貿易以從中漁利;當其競爭優勢因后發國家的追趕慢慢削弱時,又重新祭起貿易保護主義大旗。一方面,在世界市場上利用自由貿易發揮本國壟斷資本對后發國家的優勢,竭力維護本國資本在市場、技術等方面的壟斷地位;另一方面,利用國家力量,采取各種保護主義和霸權主義措施,竭力打壓、遏制他國有實力的資本——不論是國有資本還是私人資本。這種經濟霸權邏輯以意識形態“正統”自居,把競爭對手的優勢解讀為意識形態“異端”。德國歷史學派的代表李斯特用“抽梯子”的說法,對這種伎倆進行了絕妙諷喻:一個人當他已攀上了高峰以后,就會把他逐步攀高時所使用的那個梯子一腳踢開,免得別人跟著他上來。這就是美國一些人所謂的“公平貿易”雙重標準的實質。

  長期以來,在國際貿易領域存在著嚴重的不公平現象,這種不公平主要體現在美國等發達國家利用自己的科技優勢和壟斷性權力,在國際貿易中從發展中國家低價獲取資源、勞動力和產品,高價賣出其高技術產品和服務。這種不公平的貿易格局為美國帶來巨大利益的同時,也讓發展中國家蒙受了重大損失。事實上,美國在國際貿易中利用這樣的優勢占盡各國的便宜,但美國一些人卻喋喋不休地抱怨貿易不公平,這到底奉行的是“強權”還是“公理”?

  回顧歷史,美國一些人曾多次給競爭者扣上“不公平”的帽子。當歐盟實力上升時,歐盟被看作“不公平競爭者”;當日本有超越之勢時,日本被看作“不公平競爭者”;現在,中國又成了美國一些人眼中的“不公平競爭者”。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美國一些人主張的“公平”與“不公平”完全是站在一己私利的立場設定的,具有強烈的單邊主義和利己主義色彩。“不公平貿易”已成為美國一些人推行霸權主義的萬能工具,什么時候需要就什么時候拿出來,哪個國家強大了就扣在哪個國家頭上。

  世界貿易組織的各項規則是經各經濟體協商同意、普遍認可的,如果成員國之間發生貿易爭端,應在世貿組織框架內解決,這是維護國際經貿關系公平的基本原則。美國作為世貿組織的創始國之一,理應遵守這一基本原則。然而,美國一些人并沒有這樣做,相反卻繞開世貿組織大搞貿易霸凌主義,不斷利用自己的優勢地位挑起經貿摩擦。如此作為,當然絕不可能帶來公平貿易。如果他們真有解決經貿問題的誠意,就該好好反思自己強調的“公平貿易”是否真的公平,走出自設的“公平貿易”籬笆,在與各國平等協商中尋找解決經貿問題的切實辦法。

作者簡介

姓名:青原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中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北京时时彩开奖在哪查